魔法少女星

会写一些比较偏私人的东西,完全是一种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情况,大概是记录想法的,想到哪写到哪…

【K/伏八】圣诞节短漫

阅读顺序从上到下从左至右。

是和好后的猿美哦(大概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夏天的要画圣诞节。。。

只是想到了就画下来,毕竟真的圣诞节的时候我可能没这么鸡血了。。。

第一次画这种的短漫,并没有达到自己的想法,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QAQ。。。

以上。


顺便说一下刚看了官方12话的漫画版,最后那里好甜QAQ。。。

【伏八】炎热的夏日

  ※是有点强势的美咲

  午后坐在猿比古身♂上的美咲。

  p3为姿势图,虽然画的比较丑但是还是发出来看姿势了hhh……

  四分之三背面真难画啊QAQ…

  以上。

【K/伏八】笨拙的狡猾者(恶魔与天使并存)

※想了两个标题,虽然感觉都有点牵强…

※有点R18部分(算是肉?)

※稍微有点坏的猿和稍微有点弱的美


设定:是和好后的猿美,刚谈恋爱没多久,互相喜欢着,却又有点对对方的情感感到不那么确定,这样的有点互相困惑的黏腻着的两个人……


————————————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投影在空气中的全息影像发着微弱的光芒,影像是一部怪谈性质的影片,伏见猿比古觉得很无聊,虽然这部影片是自己挑选的,不过相比影片的内容,果然还是看着身旁人的表情动作变化才更有趣…不如说他挑选这部影片的目的就是为此,如果对方知道了自己这样有点恶劣的兴趣,会怎么想,讨厌、吗?


影像画面转暗,音乐也变得十分可疑,身旁的人突然站起身,“猴、猴子,我想去上厕所。”


“恩,那我先暂停,等你回来再继续。”说着伏见点了影片暂停。


“诶?这、这样啊,”刚走了两步又回头问“你不去吗?猴子。”


诶?什么意思,是感到恐怖在向我求助吗?“不去哦,还是说misaki感到害怕想让我陪你?”


“谁、谁谁谁、谁害怕了啊?不去就不去,切!待会让我陪你我可不会陪!”


“我什么时候让你陪过啊?”看着对方有点脸红,又赌气的转身,逞强的背影,边走边打开手表终端上的照明,啊,真是可爱,“misaki,等下小心点哦”


八田猛地转身,“什、小心什么啊?”


“不是有那种的吗?突然从马桶里伸出来一只手的情况?”看着八田直接走回来了,“怎么,不去了?”


“等、等会再去吧”


看到对方有点不自然的坐下来,伏见突然有点过意不去,“别吓成这样了,我骗你的,不会有手伸出来的,快去吧。”


“你、你敢保证吗?”


看着对方直视过来,“…算了我也一起去吧”


“诶?果然你也想上厕所了吗?”


“…恩,走吧。”


到了卫生间,八田先走进去,伏见打算在门外等他。


“你、你也进来”


“哈?”不过还是跟着进去了。


“你转过身去!”


“啧…”伏见转过身走了两步。


“别走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


“就、就站在那别动,我很快就好。”


室内安静下来,连八田解裤子的声音也能听清,伏见背对着八田,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想什么,其实是应该什么都不想吧,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不过还好八田确实很快解决了,“猴子,我好了,你去吧”


“你先出去!”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八田脸红的不看伏见,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啧…笨蛋…”


伏见出来的时候,八田就站在门口等他,见他开了门,突然伸手握住了伏见的手,靠过去,“呐,猴子,今晚,留在我家住吧!”


“…为什么啊”好近…


“就…留下来,不好吗?”


“哼!自己害怕就让别人留下来陪着的misaki真是自私啊”


“我才!…算了随你怎么说。”


“我说的不对吗?”


“虽然说我确实有那么一点怕,但是!想让你留下来是真心的啊!”见对方还没有反应,“真的!你相信我!”


“…好了别强调了,我知道了”


一路被八田牵着手走回去,伏见感觉有点燥热,明明才是春天,哼,说着想让我留下的话,好像是很需要我的样子,用这种笨蛋的方式诱惑我,最后会变成没有你不行的人反倒是我吧,啊,被这样白痴地诱惑到的自己也是个白痴吧!


“影片,还要继续看吗?”伏见询问着八田。


“哎?不、不看了吧”


伏见随手就关上了影像,没了微弱的光室内突然一片漆黑。


“别突然就关上啊!”


“啧…不是你说不想看了吗?”


“不是,我是说…起码先开下灯”


黑暗中仅有对方在身旁的意识变得强烈,眼睛渐渐适应下来后,伏见转身拥抱八田,“别开灯了,这样的夜晚,我们做点别的事吧…”


“…恩”


图片为R18部分,如有不适请跳过。(虽然写的比较隐晦了,但是纯文字还是被屏蔽了,只好发图QAQ)



在渐渐缓和了兴奋状态后,两个人面对面侧躺着,伏见把手搭在八田的身上,有点狡黠地问着“就算是被我算计,也不会觉得讨厌吗?”


“什么啊?”


“就是说,你会害怕那些怪谈,会在黑暗中更信任我,这些事,我是知道的…”


“你是故意的?”有点天然的语气。


“嘛,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吧…”


“这样啊…”


“讨厌我了吗?”


“笨蛋猴子,我可没弱到会因为别人做这样的事啊”


“啊?”


“因为是猿比古你啊”


“意义不明”


“反正就是,你是故意的话,也没关系”


“什么啊,misaki不是应该生气地讨厌我吗?”


“为什么你要这样说啊,更顺着你的意不好吗?”


“别随便揣测别人的意思啊”


“难道你希望我讨厌你吗?”


“不知道…”


“哈哈哈,你是在觉得有罪恶感吗?笨蛋猴子”


“呐,如果misaki觉得讨厌的话,要好好的说出来,我不想、变成‘那个人’…”


“不会讨厌哦!而且你也不会变成你父亲那样的,我敢保证!”


“恩…如果有你在…”


听着伏见声音渐弱,应该是睡了,“放心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八田小声说道,然后也闭上了眼睛,单人床上,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呼吸逐渐平稳……


即使做了‘坏事’,也会‘因为是猿比古’而被原谅,还被安慰说不会变成‘那个人’,啊…其实misaki是天使吗?不!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天使,只有misaki,只要有misaki一个人,就足够了…



第二天一早,在厨房做着早餐的八田,听到伏见懒散的哈欠声,看了过去,衣服没有穿好,头发也乱糟糟的,“哈哈哈你的头发也太乱了,好逊!”


“啧…总之你别管!”


“切!不过我家可没有能给你用的发胶啊”


“恩…”思考了一下,“那我下次带一瓶过来吧”


八田的脸瞬间爆红,“突然间说什么啊笨蛋!”


伏见虽然觉得这样的misaki十分可爱,但是并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说了这样的话,misaki就会脸红啊…


在这之后伏见只好用水洗了下头发,没有发胶的固定,头发几乎都散下来,有点像是变回还没加入S4时候的模样了,于是整个早上八田都显得十分不自然,而伏见却不明所以……



end.





【K/伏八】关于官方发的两人的人物介绍的一些小想法

并不是同人相关

只是自己对伏八的解读…

占tag抱歉…


(这段可以跳过)先说个题外话(笑),以前官方并没有明确公布过猿美的出生年份吧?总之我个人是这次才知道的,天哪,我知道了之后爆炸了啊!跟我同年啊!!!对不起我在天上飞!我以前一直觉得两人是比我小几岁的,不得不说,我以前还是持以对年龄比我小的一对少年的观看角度,如今我完全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老年人了啊!!!各种意义上(笑)。感觉这是官方给我发的一块惊天巨糖!!!总之现在还沉浸在幸福(姓伏)中…




我还是先说一下,伏八一直是我的本命cp,没有与之并存或者更能超过的了,两个人之中,我更加喜欢的是伏见,伏见也是我觉得‘此生不换’的本命,没有之一,我确实是在作为一个攻控来看待这对cp吧,很多时候我都是站在伏见的视角上,但不能说我对八田是持有其他眼光的,我也很喜欢八田的,只是对伏见的喜爱程度更甚而已。硬是要举例的话,在K里面,我的关注程度,伏见是第一位,八田是第二位,尊和礼司是在第三位的,其他人都后延这样…

以下基本是想到哪写到哪的情况……

这次官方对伏见的解说里,有写到八田一直是伏见‘独一无二’的存在,事实上在这之前的杂志采访里也有提到过这一点。

在我的想法里,我觉得对于伏见来说,八田一直是自己的多种情感集于一体的存在,包括亲情爱情和友情,也许还有一点别的,但是伏见人生的三个最重要的情感,是都集中在八田身上的,伏见大概是从小就没有什么情感的人,所以才对很多事物都持有讨厌的态度,扭曲的家庭关系,也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更别说是喜欢的人…直到八田的出现,才让伏见的情感上有了明显的波动,八田是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会和伏见一起,对伏见好,会照顾伏见,会崇拜伏见,也会小打小闹,两个人甚至有相依为命的感觉…不如说很多事情都是八田让伏见见识到的,在认识八田之前,伏见根本就没有亲情和友情的意识吧,即使抛开其他情感不说,八田也是伏见‘家人’的存在,除了八田,没有任何其他人在伏见的生命中是重要的存在,所以才说是独一无二…

我后面再说我的想法里,对于八田来说伏见是怎样的存在,这里先说一下关于伏见的‘背叛’,官方说,尊、草薙、十束、安娜并不在意,也就是说八田以及下面的人会觉得伏见是‘背叛者’,我个人的解读是,一开始只单纯的是八田一个人特别在意,而因为八田一直领导着下面的人,所以连带着下面的人也一并觉得伏见是背叛者了,说不定是这样。因为事实上,伏见在赤组的时候,跟下面的人互动也几乎没有,其他人也没有过多的对于伏见的看法,可能对他们来说,伏见也只是个组织里比自己强的存在,有或者没有伏见对他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伏见也是觉得这些下面的人都是‘杂鱼’…所以归根究底,只是因为八田太在意伏见,大家站在八田的视角上,所以才会有这种给人强烈的‘背叛者’的感觉…

还有就是年长者不在意伏见的‘背叛’,这一点,在这之前也是真真确确的给人这样的感觉,举个例子,二期的时候,伏见离开青组的时候,大家都不知情,淡岛在给草薙打电话说这件事的时候,两个人都是明显抱有担心伏见的情绪的,而在绿组晚会上两个人遇到伏见,发现伏见大概是加入绿组了,两个人当时是惊讶的,草薙也有点生气,说了‘让我们在医院里听你的解释吧,伏见’这样的话,在我看来完全是在看待不懂事的弟弟一样的态度,觉得无论发生什么,到底还是个孩子啊,年长组很多时候都是觉得伏见还是个小辈吧…而这段,与伏见离开赤组的时候完全是不一样的,伏见离开赤组加入青组这件事,草薙、安娜他们完全没有觉得意外,尊也是,大家都没有生气,说明大家觉得伏见并没有在做一件‘坏事’,这里也凸显了与八田的超级在意所不同的地方…

对于伏见当时离开赤组的原因,我也有这样的理解:虽然八田是最重要的原因,但是也有一些很多其他因素,可能并不是必然的,但是也都掺杂在其中…抛开什么绿组病毒,宗像邀请这些不说,尊的态度也有一定原因,我个人对于周防尊的解读不是很多,所以不知道说的对不对,当时尊和礼司都在,尊让伏见选择的时候,也许尊的想法只是想要成员对于自己的‘绝对衷心’?或者说并不在意?也就是说,伏见既然已经犹豫了,就不在自己这一边了,随他去吧…尊哥也许是这样的想法?完全不知道自己想的方向对不对,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当时伏见对于宗像的‘邀请’,在尊面前,也想要解释,一方面是出于对尊的恐惧,还有也是因为真正让伏见选择的时候,伏见内心也还并没有完全想要离开赤组的意思…这段完全是比较自我的,关于伏见的‘背叛’,做了以上的推测…


还是说一下八田啊,我都快忍不住了,一直在写伏见的事情哈哈哈,关于两个人的情况后面再写,这一段是对于八田的解读。事实上官方对于八田对伏见的情感并没有写的很详细过?大概?感觉上一直是写伏见的视角,连杂志采访也只是写伏见对于八田的执着,只有很少时候才在侧面表达一下八田对于伏见的情感,所以下面是我的想法,尽量把我心目中八田的意识表明出来吧…

在我心里八田完全不是因为是两人中比较弱的一方,才成为‘受’的,反之我觉得八田很强,也超级帅气,我很喜欢官方很多地方对于八田的描写,当然官方其实也是在往乙女的方向做吧,不过我的解读是,八田个人是个很男子汉的人,我最初看K第一季的时候,完全没觉得八田是受,真的很帅气啊,八田自己也是很想把自己帅气的一面展示给人的,甚至还有着比较S的一面…

然而这样的八田,会对女生脸红,最不可思议的是,在伏见面前(或者被提到与伏见的关系)也会脸红,这还能说明什么,也就是说,在伏见面前,八田才会展现自己觉得不想被别人发现的一面,称之为‘可爱’也可以。我在想,是不是八田的潜意识里,觉得伏见一直是自己仰慕的一方,觉得对方有比自己帅气的一面,也正因为两个人知根知底,所以在对方面前逞强耍酷会被无情拆穿,所以并没有必要,而且也有想要两个人一起耍帅的意识…反而是伏见在赤组之后,觉得想让八田看到更加帅气的自己,想让八田更加的承认甚至仰慕自己…

官方称,在赤组期间或者说在二期之前八田都觉得伏见是作为‘同伴’的存在,有着‘所属组织的滤镜’,之前在赤组漫画里也有提到,八田说伏见是自己的同伴之一,伏见就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啊,自己不是唯一的话,宁愿不要什么的…但是其实来说,虽然八田说伏见是‘同伴之一’,但是对于伏见的关注度肯定是要高于其他人的,其实我倒是觉得,不如说两个人都低估了伏见在八田心中的地位,怎么说呢,就是说,八田虽然不像伏见那么执着的只看着一个人,但是伏见是八田‘最重要的人’,我觉得应该要这样解读吧…八田相对于伏见来说,视野要更宽阔一些,有其他的情感寄托,这些感情寄托也许会让两个人模糊了彼此在对方心中的关系,但是是最重要的人,这是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的,只是八田在经过了一系列事件之后,才逐渐发觉,伏见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之高,官方称之为‘特别的存在’,常看动画的人大概都明白日本那边觉得‘特别的存在’是什么意思吧(笑)…

官方在说八田对于伏见的情况,有提到,‘八田那么信任伏见’,其实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只有我自己这样想,因为我觉得‘信任’这个情感是本能的,你越信任对方就越说明他在你心目中的重要程度,我觉得八田对伏见的信任度已经超过了对于亲情的信任度,要怎么解释呢,比如说,生活中我们最信任的人是自己,其次就是父母亲人(伏见那样的家庭除外),因为觉得父母是最亲近的人,不会欺骗甚至对自己不好,也不会背叛自己…事实上我觉得八田对伏见的信任度已经超过了自己对家庭的信任度的,毕竟两个人在同居的时候已经是形影不离的情况了,所以才会对于伏见的‘背叛’那么的不能理解…

官方说八田很想知道伏见的真实想法,但是每次被伏见挑衅之后就忘了,而吵起架来,以至于我们所见到的两个人相遇的时候总是以吵架的方式,(都是笨蛋猿的错!)我个人在这次官方表明之前就觉得是这样了,八田一直想要明白伏见的意思,只是伏见单方面没办法表达清楚而已…官方也曾说过,将来八田知道了伏见真正的想法之后会特别自责…也就是说,八田大概以后会加倍的关注伏见,并且对伏见好的,我觉得是这样的意思,当然伏见肯定也不是说想让八田自责,不过对于八田的示好肯定会没办法应对就是了,只能接受…

还有就是官方说伏见‘背叛’之后,八田觉得,如果伏见肯回来的话,自己会一起去向尊哥认错的,八田没明白尊的想法,事实上尊并没有那么在意的,如果伏见真的要回来的话,我觉得尊也不会太为难他,不过事实是伏见并不会回来罢了…这段在lsw也有提到过,八田说伏见那样的性格,是不可能自己去认错的,所以八田自己也会跟着一起去认错,被十束说,如果尊真的生气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之后,八田也依然说自己已经做好觉悟了…(什么啊,生死相随吗?hhh)这次官方也说,‘对于八田来说,向周防尊直言需要相当的勇气,他就是如此重视伏见的’,就是说,八田会因为伏见的‘错误’而自己也跟着承担,而且需要承担的后果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到底是多重要才会这样想啊,我觉得这段可以跟初中时候的其他人对八田的态度进行对比,那时候八田那些所谓的‘朋友’,会把自己的错,让八田来承担…我个人的话,让别人帮忙承担错误的这种事,是觉得不齿的,而且我个人也是没有好人到会帮别人承担错误的情况,除非那个人对我来说极为重要,我觉得在八田的心里,即使伏见做的是不可饶恕的事,自己也会跟着承担的,八田应该是觉得,有自己陪着,伏见也不会那么痛苦…就是怎么说呢,那种感觉的,自己没做作业,但是如果还有其他人也没做的话,会觉得稍微有点轻松了…八田觉得面对巨大的压力,如果可以让伏见稍微轻松一些,自己做什么都可以,愿意跟伏见一起承担这巨大的压力…这段我个人是这样子解读的。

还有,官方说,‘不管伏见做什么最终八田都会包容’,这让我莫名觉得八田很成熟,‘包容’这样的情感,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想的,我觉得是两人之中更加成熟的一方,才会有‘包容’对方的想法,伏见在我看来一直是很任性的一个人,我觉得八田也是这样觉得的,所以即使是面对极为任性的伏见,八田也会‘包容’他,并且是,不管做了什么,都会‘包容’。其实两个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小打小闹什么的,也是八田会先去主动挽回的…我个人是很钦佩这样的人的,我自己这方面的性格更偏向于伏见,所以说,生活中我对八田这样的人也是像伏见一样的,充满执着,无法自拔,会觉得对方是重要的人…(抱歉说多了…)

说八田对于尊超级崇拜,不论尊做什么都觉得很帅,这让我想起中学时期,八田对伏见也是持有仰慕的态度的,觉得伏见超级帅气!感到有点虐,但是想来其实也可以这样解读,对于周防尊,八田是觉得高高在上的存在的,然而对于伏见,八田大概是希望和对方平起平坐,希望两个人都能有吸引对方的帅气的一面吧,也就是说,对周防尊是单方面的崇拜,但是对伏见就是希望双方交互的态度…就大概像是,对偶像和男友的区别(hhh好像有点不对…)或者说是,对尊的态度是向往,想要成为尊那样的人,而对伏见就是想要他一直在自己身边,不是想成为之,而是想陪伴之…

官方说伏见一般喊八田为‘美咲’,但是有他人在场会顺着八田的意思喊他‘八田’,挑衅或者激怒的时候就会直接喊‘美咲’了。但是我好像没怎么见过伏见喊‘八田’啊,是我的问题吗?在赤组的时候也是喊‘美咲’的吧?共同面对敌人的时候也是喊‘美咲’啊,还是说只是指上学的时候喊‘八田’的情况?或者说在赤组的时候,在观众看不到的情况下,有他人在场会喊‘八田’?算了先不管这个,我觉得会叫对方名字,在伏见心里是觉得很不寻常的了,对重要的人喊对方后面的名字这种事,应该算是八田教给他的吧…而且八田很讨厌别人叫后面的名字,因为即使是安娜叫‘美咲’,都会想让她改口的八田,会接受伏见喊自己‘美咲’,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伏见‘亲近’的表现,另一方面,这难道不是说,因为是猿比古,所以由着你,怎么样都好…吗?当然事实上伏见也确实会对八田一个人喊后面的名字,(会叫安娜后面的名字我个人觉得应该只是因为安娜是小孩子)在离开赤组之后这种思想变得更甚…还有就是因为伏见的性格,以及没有朋友,所以除了八田,是没有人喊伏见后面的名字的…(安娜会喊,但是安娜喊谁都是后面的名字)八田也是同样,一般也不会喊别人后面的名字,两个人即使是分别,也没有变得陌生到去喊对方前面名字的表现…(这段居然啰嗦了这么多,果然我也是挺执着于伏见会喊出变调的‘misaki’这一点的)

写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我对官方的意思解读出来就是,两个人都互为对方心中最重要的人,只是因为伏见没有其他普通重要的人,所以显得更加唯一…


我下面还想写一些这次官方更新的猿美其它方面的小性格,但是有可能会有对伏见的痴汉星的一面hhh,所以有些地方请跳过就好…

说到两个人的服装,说伏见没有特殊的偏好,但是对襟毛衣和风衣比较多,这就很帅啊!至少比二期的棉外套帅!虽然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啦,还有就是我超级喜欢伏见的制服,真是帅的没边了!然后八田对服装的偏好也是很符合自己的比较适合运动的休闲装,还说穿漂亮的衣服和正装会害羞,怎么这么可爱啊!

说到两个人中学时期很爱一起玩游戏,这个之前也有提到,说起来官方也可以写一些两个人一起玩游戏的画面啊,黄写lsw那时候并没写到哦…

说两个人的知识能力那里,伏见就是那个聪明天才一般的伏见,这是普遍认知没什么可说的,八田的话,虽然不爱学习,但是‘临阵磨枪’的话可能会取得奇迹的成绩,还说理解能力不错(lsw里也有提到过这一点),那还说什么,伏见这么聪明,简直就是八田的后盾啊,以前上学的时候两个人大概考试之前会‘紧急合宿’啊!这根本就不算是卖腐,其他动画也有这方面的描写啊,所以大胆写出来啊官方!

说伏见拥有赤和青的能力,2期中也使用了绿组能力,成为了‘三色使用者’,这让我想起之前大家对伏见起的外号‘三猿色’、‘七色猴’什么的,我之前是抱有着一笑了之的态度,不是很喜欢这些称号,不过既然官方自己也说了是‘三色使用者’,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毕竟这是任性boy伏见的一面啊。

(这一段完全是一只对伏见的痴汉星,请跳过!)只是仅仅这次官方写的一些伏见的小设定,说伏见是极度挑食,讨厌的食物异常多,还说讨厌大人,但是也讨厌小孩,对动物也说不上喜欢,觉得其他人都是蠢货,讨厌着很多事物以及人的伏见,怎么办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伏见,真的超级喜欢,在面对淡岛的红豆泥的时候却没办法将讨厌说出口,这样的伏见也意外的有点可爱。在兴趣方面也是,会对一个人制作编程和组装模型这种精细的东西感到热衷,虽然以前也有这方面的描写,但是自制黑客什么的,也太帅了吧!说是在动手制作的时候会沉浸其中,完成了就会毫不留念的毁掉,(我联想到我个人的话,我是那种做的时候有点难熬,但是如果成果可观就很开心的情况。)所以想到这样的伏见,不会在意其它的心情,也不会因为成果可观而沾沾自喜,只是享受过程就好的感觉,也觉得他是很帅气的。想做什么都可以简单完成,没什么上进心,这样的伏见也帅气!没有可以作为‘思想信条’的东西,大概是仅仅跟随自己的意识去行动的伏见,也觉得帅气!总之有着各方各面设定的伏见,都让我觉得帅气,在我心中伏见一直是最帅的人没有之一!!!不如说我对伏见的态度,与八田对尊哥的态度差不多,做什么都帅!!!然后官方在各种补充设定的时候,都让我觉得伏见是没有最帅只有更帅的存在!!!(好了这次完全是我个人的痴汉情况完毕)



最后我写一下,对于命运、落脚点,来描写两个人的官方的意思吧,大概就是两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敞开了视野,成长起来,变得成熟,建立了在双方立场之上的羁绊…二期最后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说实话硬要说的话,我是不很喜欢成熟梗的,我恨不得把两个人就放在‘小小世界’中,永远不被打扰,两个人永远单纯幼稚,没有其他的感情,只看着对方…(我写的有些同人也是在官方意思基础之上写出来的,但或许那也不是我真正的想法,我真正的想法就是希望两个人只看着对方,这样有点孤僻的‘只要有你就足够’的想法……)不过说到底还是我不够成熟,是我没有走出‘两个人的小世界’罢了…他们早晚会长大,会接触其他人和事物,会有别的情感…但是只要两个人会一直在一起,即使有外界的干扰,也无所谓了,在这其中,两个人能够因为对方感到幸福就够了…写到这怎么感觉有点悲伤啊hhh,明明是幸福的走到最后!我是衷心的希望这两个人能够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就像第一季那句话——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至死不渝)

以上。

只是因为看了官方给了更详细的设定,而写了这些东西,好像写了挺多字,也有很多废话,并且完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写到点上…而事实上我对伏八两个人的个人观点还有太多太多,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还有些想要写的之后会写出来。

其实本来也是在犹豫要不要打上tag,因为完全是凭自己意识写出来的东西,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感到厌恶,但是想到积极的方面,如果有人能够因为我写的东西而更加的喜欢猿美,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如果有什么地方想要沟通的情况也会让我觉得很开心的,所以这次还是打上了tag…

lovelove的猿美~


姿势有参考。


对应上一篇夜店的女装美,画了牛郎猿~

是只接待misaki的牛郎猿比古哦23333~

伏见手里拿的是粉玫瑰,花语:初恋,喜欢你那灿烂的笑容;求爱。

依旧画工差QAQ。

以上。

【伏八】灵魂摆渡人

  • 只是歌词与截图的结合

  • 所以肯定会有些牵强

  • 基本为伏见个人的视角

  • 有点虐


——————————————————

        灵魂摆渡人


   传说把灵魂压给冥王 

   就可以获得永生 

   奈何桥水彼岸花美 

   饮一碗孟婆汤水 

   问一句生死为谁 

   此后不生不死不毁不灭 

   游荡三界之中 

   行勾魂引路之事 

   称灵魂摆渡人 








  end.



室长友情客串了一下孟婆,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笑)


最后结局强行he了一小下下,大概算是he吧……


【伏八】夜店之如果自家上司涉♂黄了怎么办

※非原作背景

※ooc应该会比较多

※misaki女装有

※有R15/R18部分

※放飞自我产物(笑)

偶然在贴吧看了一篇同人之后的产物,某些细节可能有些相似,如有雷同,算我抄袭hhh,不过绝大部分设定和内容均为我自己的想法。

设定:

S4是police,吠舞罗是有黑社会背景的情报屋,S4有时候也会找吠舞罗购买情报,所以两方关系不算好也但也没差到见面就打架的地步,偶尔有业务纷争。伏见原属吠舞罗,网络情报高手,与八田是竹马,后来伏见加入S4,两人因此私人关系不太好,经常吵架甚至大打出手,这个设定里没有异能者,社会文明以及性格方面还都是原作设定啦~

————————

今晚S4一行人身着便衣常服步入一家夜店,这是一家有gay性质的同性陪聊服务的夜店,当然S4一行人并不是来找人陪聊的,只是为了工作而已…是的,如果这家店单纯只有陪聊服务他们是不会管这么宽的,就是因为看似仅仅是陪聊服务,但其实是有涉黄涉毒的情况发生,估计背后会有一条大鱼,所以S4才会派先行小队来勘察情况…

他们选了个大包厢,打算先叫几个陪聊来看看,毕竟这是他们先行小队的任务之一…

进入包厢后伏见就找了个角落坐下来,打算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待到任务结束,说实话如果可以选择伏见是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的,他作为一个情报课的不知为什么会被分配这样的任务。为了不被认出来,先行小队里除了他之外基本都是新队员,以及伏见工作上也很少出席这种场所,所以就被派来领导新人,不过他这次来也不用做什么的,只要跟着来最后收网即可…

八田美咲今天被吠舞罗派了个重要任务,十分艰难,艰难到需要穿着短裙陪男人聊天的地步,这对八田来说无疑是一个很难接受甚至要去完成的任务,要不是草薙哥一再嘱咐说任务很艰巨小八田必须要好好完成,八田是打死也不会答应做这样的任务的…

但是再怎么说这个短裙也太短了,大腿都露出来了,八田特别在意,偏偏这时候居然被叫着去接待客人,虽然满心的不愿意,但还是跟着去了,在心里期望这第一个客人能够好对付一点…

跟着几位‘前辈’进入一间包房,八田很紧张,低着头不敢乱看…他不乱看不代表别人不会看他,尤其是某位坐在角落,明明刚刚还在看终端的人,却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哦?这不是、八田吗?真是奇遇啊!”

听到这一声音后,八田的第一反应是,不干了!绝对不干了!就算被草薙哥骂也不干了,于是转身就要走出包厢,但是还是被‘前辈’拉住,“你要干嘛去?”

“这么快就要逃走了吗?”来自角落的声音再次响起。

“混蛋猴子你找死是不是?”八田转回头毫不示弱的回复!

“怎么能这样说客人!”这位‘前辈’大概是懂了,原来是遇到熟人了啊,看这架势没准以前是情侣啊,那就好,“八田,你就去接待这位客人吧,”他指着坐在角落的伏见说。“你今天刚来,遇到熟人的话也比较好应付,慢慢就会习惯了。”最后这句是靠在八田耳边说的。

“啧…”

“但是我…”现如今肯定是不能暴露吠舞罗的啊,该怎么办…

“但是什么但是!快去!”

“喂!我才是客人啊!你给我注意这边啊!ya——ta——”角落的客人听起来很不爽。

其他‘前辈’也陆续坐到各个位置,看样子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啊,可恶,好死不死偏偏是死猴子,八田甚至猜到了被嘲笑到底的结局,慢慢挪过去,选了个离伏见有一个座位远的位置坐下来。

没想到伏见却挪了过来,挨着自己,“吠舞罗已经穷困潦倒到需要成员来这种地方打工了吗,恩?”伏见低声问道。

“你给我闭嘴!不许你这样说吠舞罗!”虽然语气不好,但八田也压着声音,为了不让其他人注意到这边的对话。

“啧,所以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出现啊?难不成是自己的兴趣?yata-mi-sa-ki?”伏见的语气有点奇怪。

“这是我这边的台词吧?你们经费已经多到要来这种地方挥霍的地步了吗?税金小偷!”

“哼!真不想被从不交税的你这样说啊,我当然是来工作的啊!”

“你不是情报课的吗?”会经常来这种场所吗?

“所以说来这也是搜集情报的啊”伏见并不想解释这些,他关心的是,“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还是说你其实真的有这样的兴趣啊?”伏见扫视了一下八田的女装,啧,裙子好短…

八田感觉到伏见那充满嫌恶的视线,急忙解释,“当然不是!我当然也是来搜集情报的啊,这种还是打入内部更容易一些吧,”八田有点心虚,说好的让镰本他们来接应的呢?

伏见虽然说一开始就猜到差不多是这样,但还是有点生气,现在倒是松了口气,“misaki这种交际能力也能打入内部?你们怎么不派多点人来?”

被戳到痛处的八田感到很无力,“嘛,之后会来的啦!草薙哥说一起来应聘容易被怀疑,十束哥过几天会来的。”所以来充当客人接应的人怎么没来啊!

“说起来十束桑好像也挺符合这个气质的。”想起来十束桑有点轻浮的样子,而且交际能力也不错。

“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不像什么好话?”

“随你怎么想,不过我们最近就会收网,你们人来也没用了吧。你今天就撤吧,misaki。”看似不在意,却希望对方能够听信自己的话,真是不想让八田再在这种地方待下去,各种意义上。

“哈?你们怎么不撤?”虽然说自己也是不想干下去了,但是被猴子一说就一定要反驳回去。

“我说misaki,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地方是干什么的啊?”又扫了一眼八田的短裙,与腿袜之间的绝对领域吗?伏见有点烦躁…

“别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我!我当然是知道了,不就是跟客人聊天吗!”八田调整了一下坐姿,希望裙子能够多遮一些腿部。

“啧,只是单纯聊天的话,你觉得S4会兴师动众的来这么多人调查吗?”

“但是他们什么都没跟我说啊?”

“你才刚来吧?人家怎么会把老底告诉你,你是白痴吗?”

“啊,倒是有跟我说要促进客人消费,我今天好像还有一定数额的任务呢,多少来着?5000?”虽然也没必要完成就是了,本来也不是真来打工的…

“根本不是这一点啊,嘛,如果misaki求我的话,我想我可以考虑考虑勉为其难帮你完成这个任务哦~”

“哈?谁用你勉为其难啊?别一副大爷的样子!”

“哎?真的没问题吗?如果不完成任务不会被开除吗?”

“完全没问题!我又不是真的来打工的。”

“所以连被草薙桑骂也没问题吗?”

“要你管?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啊,好吧,真是没办法啊,那就随便点些酒来喝吧。”事实上伏见也并没有想帮忙完成任务的心思,不如说八田被开除才更好…

“你会喝酒吗?别拿纳税人的金钱做这种无意义的挥霍啊!税金小偷!”

“我的钱我自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和你没关系吧?还是说misaki已经开始羡慕S4的工资了?”

“谁会羡慕你啊?我恶心还来不及!”

“misaki这样说真的没问题吗?我可是客人啊!”

“客人你个大头鬼!不如我们现在出去打一架也行!”

“哎?没关系吗?misaki的迷你裙,不担心会走光吗?”

“哈?老子是男人!”

“啊,虽然我也很想跟你出去打,但是这边的任务没完成,我只好勉为其难坐在这里,跟穿着女装的美咲聊天了。”

“就知道你是这种人!想嘲笑就笑吧!反正我已经想到了,你这种人我也没抱什么希望。”

“misaki不会以为别人就不会嘲笑你了吧,所以如果misaki接待的客人是别人要怎么办呢?”

“哈?反正是谁都比你强吧!”

“啧……”真是烦躁…“酒上来了,陪我喝点酒吧misaki”

“谁要跟你喝酒啊”

“misaki其实是怕自己喝醉耍酒疯吧?”

“哼!谁怕谁?”

事实上伏见没怎么应酬过,也没怎么跟别人喝过酒,所以确实酒量一般,倒是八田偶尔跟吠舞罗的人喝酒打闹,酒量还算可以…

所以当桌上已经有了几个空酒瓶之后,伏见就觉得有点晕,当然他是不可能跟八田承认就是了…他看着八田短裙下露出的腿,吞咽了一下,随后胳膊就搭上了八田的肩膀…

八田转过头看了一眼伏见,“你怎么了?脸有点红啊,哈哈哈是不是喝醉了啊?”

伏见没有理会八田的嘲笑,就着姿势,另一只手摸上了八田的大腿,甚至伸入了腿缝,摸索起来…

八田显然是被伏见的举动吓了一跳,声音也从刚才的小声直接飙升到高喊,“突然间干嘛啊你!”

伏见见势并没有停下,反而用手捂住八田的嘴,贴近他的耳朵,低声说道,“好吵啊misaki!你想被别人发现吗?”另一只手顺势游走到裙底…

八田震惊之余,看了看周围,大概是因为中间隔着伏见,又在角落,S4的人没有看这边,倒是有几个‘前辈’好像投来‘干得好,新人!’的目光!

其实S4众人早就发现不对了,自家上司从一开始就好像认识对方,而且两人还在那边窃窃私语,所以S4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对那边的角落不予理会,不管那边发生了什么,自己都不会最先看过去的…

而此时八田已经有点不知所措了,猴子在干什么啊,为什么啊,喝醉了把我当成女人了吗?哼,都是这身衣服的错,笨蛋猴子…八田开始用手推伏见,打算不动声色的解决目前的窘态。

然而伏见并没有停手的意思,还紧紧的贴着八田,嘴唇蹭过八田的脖子,导致八田一个激灵,“喂!猴子,你看好了,我可是男人!”平稳了一下语气,低声抗议。

“我知道啊misaki,”伏见亲了一下八田的脸颊,“别推我啦,我会忍不住的。”一边用手磨蹭着八田裙子下的大腿,一边在八田耳边轻语道。

什么啊,这不是还清楚的知道我是谁吗,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啊,就算是想要我难堪也做的太过分了吧…八田最终得出结论:这个人没救了!已经醉成这种地步了啊,想起之前的‘前辈’有说过,如果客人喝醉了,可以领客人上楼‘休息’,当然八田肯定以为只是单纯的休息,“猴子,现在把你的手给我拿下去,我就带你上楼休息,不然就把你扔在这里不管了!”

“诶?misaki是在邀请我吗?”听话的放下手,等着八田的下一步动作。

见伏见老实了下来,八田站起身打算带伏见走,伏见也跟着站起身,却有点晃,八田见状就伸手扶了下伏见,没想到伏见又顺势搂了过来,八田刚想发作,但是周围人肯定在看这边,只好作罢,“啊,他喝醉了,我带他上楼休息下。”八田解释道,随后就扶着伏见走了,“喂!混蛋猴子,我可是为了不让你在你部下面前丢人才这样低声下气的,你可给我记住了啊,下次我一定会好好讨回来的!”边走边轻声警告着。

两人上楼了之后,S4的人开始慌了,几个人先后去了卫生间,不出意料,大家都打算就这件事谈一下。

“我们这次是来干嘛的?”

“扫、扫黄…?”

“但是伏见桑…”

“是啊,怎么办?”

“刚刚带着那位、上楼了啊”

“诶?会不会是犯罪引诱的啊”

“不像是啊,好像是伏见桑先搂上去的啊”

“喂!别瞎说啊!”

“没瞎说啊,我看到了的”

“总之、怎么办?”

“不然我们今天先撤退吧”

“但是我们今天来都来了”

“可是总不能就这样收网吧,那样的话,岂不是连伏见桑也…?”

“喂!我说你们在说什么啊”刚进来的一个队员说到,“还以为你们在聊什么,都出去了会被疑心的吧。”

“但是你不在意吗?伏见桑、和那位?”

“啊,你说这件事啊,那个人我见过,是吠舞罗的人,好像是伏见桑的竹马哦”

“是这样啊”

“所以就是说是故意的咯”

“我可没这样说…”意味深长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后,“总之我们今天先撤退,等下回去见机行事吧。”

“好吧,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图片为R18部分,如有不适请跳过。




第二天伏见被闹铃吵醒,迷迷糊糊的开始找终端,紧接着就发现了自己的状态以及身旁的人,伏见的第一反应是,完蛋了!然后大脑高速运转,昨天喝酒之后的意识就有些模糊,啊,原来不是梦吗?所以才这么真实啊,啊,真的完蛋了啊,各种意义上,最可怕的是,自己还因为见到这样的八田而又有了反应,啊,去卫生间解决一下吧…

出来的时候八田已经醒了,正在穿衣服,其实八田也是不敢这么快就面对伏见,昨天发生的事,硬是要说的话,自己也有责任,明明伏见也没有很强硬,况且他还比较纤瘦,如果真是不愿意的话,直接拼尽全力推开伏见就好了啊,但是自己并没有那么做,反而是抱着伏见直到最后…

伏见站在那里看着八田有点不知所措,倒是八田注意到他,“别用那种视线看过来啊,混蛋猴子!”脸红的彻底。

伏见一惊,连忙转头,“那个…”

“你、你别说话!听我说!今天我就、先走了!啊!不过你可别以为就这样算了!给你5天时间想想怎么解释昨、昨晚发、发生的事,总、总之我周末会再去找你的!那时候你可别想逃避,好好给我解释清楚啊!”说着就跑出了房间…

啊,好好解释吗?到底要怎么解释啊,呵,要怪昨晚的光线太暗吗?还是酒精过量?还是迷你裙太短?还是你太可爱?还是…我太喜欢、你?

哼!5天吗,到底是死缓还是什么?啊,真是烦躁啊,该怎么办,这5天可要好好思考了啊……

end.

咳咳~最后,misaki,下面两张图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一定放过我!!!

半透的裙摆真的只是我自己的妄想,跟伏见猿比古没有任何关系!!!(每条5角,括号内删除)

真·还有这种操作?!.jpg

真·End.

事实上霓虹那边是基本不会禁止性交易的,不过请忽略这点2333...

真是好几年没写H了,完全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感觉,有点哈子卡西hhh…

【K/伏八】第三年的见(喋)异(喋)思(不)迁(休)

跟标题没有半毛钱关系,接上一篇,只是刚恋爱的小情侣一本正经互相吃醋的小对话。。。


1,从超市门口出来,走回家的二人。


“misaki,你就不能有点自觉吗,刚才结账的时候那边的女学生一直在看你…”


“哈?怎、怎么可能啊?啊!说到底还是本大爷的魅力啊”


“啧…她要是知道了misaki的童贞程度的话、会怎么样呢?”


“喂!只是看了一下而已吧,以、以后又不会有什么发展…”


“嗯——?misaki?只是这样就在幻想以后的事了吗?”


“没有啊!别误解我的意思啊!”


“哼!啊…以后都不要再来这家超市了吧”


“喂!别这样就放弃这家超市啊,这可是我打完工回家必经之路上的唯一一家大型超市啊!”


“说起来这附近是有一所高中女校吧,干脆把这份工也辞了吧”


“越说越过分了啊猴子!至于吃醋到这种地步吗?”


“哈?谁会吃笨蛋的醋啊?”


“切!明明就是在吃醋吧!那个不爽的语气”


“啧…”


“说起来,初中的时候,明明是你比较受欢迎吧,呐,情人节的时候不也是吗?收到过很多巧克力吧”


“那些都无所谓吧,我又不需要…你才是吧,至少有一年收到过一个吧,还硬是跑来跟我炫耀”


“说起来是有过,那时候你还一脸不高兴,明明自己都收到需要用纸袋来装的地步了…”


“都说了那些怎么样都没关系,我连拆都不会拆开的”


“啊!现在想来,你该不会是,喜欢给我送巧克力的那个女孩子吧?”


“哈?你那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啊,明显不是吧”


“那是什么啊,总不能那时候你就对我有想法吧”


“就是那样,怎么样?我就是用那种眼光看某人的,只是笨蛋不知道罢了”


“什么啊?干嘛突然说、说这个啊?”


“到底是谁非要说起来的啊”


“那、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啊”


“跟笨蛋说了又能怎么样?更何况你喜欢女孩子吧,啧…真是”


“我没准也会考虑的啊,虽然说有点心虚,但是绝对不会讨厌你的!”


“哼!你只是按照现在的想法来说罢了,明明刚刚还因为有女人看你而脸红呢”


“我!我、我只是…总之,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切…我又没用你管吧”


“呐,猴子,你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homo了吗?”


“哈?那种事跟年龄有什么关系啊,更何况我也没对你以外的人…”


“说什么呢?越说声音越小,听不到了啊”


“谁知道呢,在这之前也没有过任何明显的情感,这之后也不可能有了”


“什么啊,没听明白啊”


“呵…misaki呢?如果周防尊还活着的话,还会像这样,每天跟我待在一起,跟我好好说话吗?”


“怎么突然提起尊哥啊?跟尊哥有什么关系啊!”


“我啊,自从周防尊去世了,虽然一直都没说出来,但是不如说我有点庆幸啊,misaki根本就不能理解吧,是不是已经觉得我卑鄙了啊”


“喂!猴子,你给我正常点!别在那边自说自话了,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尊哥去世了之后我想了很多,总是在想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去青组,每次遇见你你说过的话都是什么意思,我一直在想,直到有一天我想明白了,你大概对我就是那种喜欢的感情了吧,这么一想就说得通了啊,这么一想就差不多都明白了,所以,我才会去找你!虽然说确实是尊哥去世之后我才想通的,但是我选择跟你和好,与尊哥去世这件事,没有必然关系啊”


“那你对周防尊是什么样的感情?”


“当然是崇拜的感情了!”


“啧…”


“啊!啊啊啊!事到如今你不会说你是在因为尊哥吃醋吧?”


“不想回答你!笨蛋!”


“哈哈哈哈哈好想嘲笑你啊猴子!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啊,别笑了!笨蛋一样!”


“哈哈哈哈哈咳!咳咳!猴子你意外的有点可爱啊!”


“啧,有完没完了你!”


“呐,我对尊哥,怎么想都没可能的吧”


“总是对着那个人嘿嘿傻笑的人到底是谁啊”


“因为在吠舞罗有家的感觉啊,不知不觉就放松了嘛,我也很崇拜尊哥,这些你都知道啊”


“就是因为你那种家族的感觉才觉得你是笨蛋吧”


“所以别想那些了!我现在不是好好地跟你在一起吗?”


“那如果没有我呢,会怎么样?”


“啊?那种事要怎么想啊,毕竟我还是初中生的时候就认识你了啊,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是现在的我吧”一遇saru误终生(划掉)


“说的也是,我也没办法想象没有你的情况会是什么样”这才是一遇美咲误(改)终生!(不是)


“呐,猴子,我稍微有点,就那么一点,想咱们学校了,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回去看一下吧”


“恩……”





其实后面那里说误终身的时候只是在想着,没遇到伏见的misaki人生也许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估计也会认识周防尊,加入赤组…但是没遇到misaki的伏见的人生肯定会大不同了吧,misaki对于伏见来说是救赎一样的存在,如果不是遇到misaki,伏见也许会越来越像仁希也说不定,大概也不会加入这边的世界,非要说的话,也许有可能会加入绿组也没准,但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虽然官方也没有具体交代之后伏见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但是安娜说过,伏见身上的妖怪不见了,大概,算是幸福了吧……所以如果是在考虑没有对方的情况的时候,misaki其实只是懒得去想或者说觉得真的想象不到,但是伏见的情况却不是完全想不到,只是单纯不想考虑没有misaki的人生会是什么样。。。




2,突然想到学院岛送胖次事件的醋精猴


“说起来,赤组那个时期已经缺人手到让一个童贞去给那只猫送胖次的程度了吗?”


“什么啊,是、是有原因的啊”


“什么原因啊,说出来让我听听啊!”


“因、因为安娜啦,那个时期,安娜出门不安全啊,我就自告奋勇帮忙去送的…”


“其实misaki只是在找借口吧,毕竟是个童贞,程度可想而知”


“喂!都说了不是啊!而且在那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要送什么!”


“在学院岛的时候,你可是知道的啊”


“那是后来啊,安娜告诉我是、是什么了”


“这就是说"明知故犯"吗?”


“猴子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那时候也是吧,在学院岛,超级在意吧你!”


“哈?根本没有!”


“还说没有,那时候可是久违的喊我"八田"了,其实很生气吧!哼!笨蛋猴子!”


“啧…那只猫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所以都跟你解释清楚了啊,别总是抓着不放啦”


“谁抓着不放了…只是、想起来以前你也是喜欢欧派大的女人吧?温泉篇的时候也谈到了,看到那只猫还有副长都会脸红吧”


“谁、谁、谁喜欢了啊”


“啧…就是讨厌你这样”


“那、那猴子你呢?”


“我?我连看都不会看,看到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说起来也是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比较冷淡的人呢”


“怎么样都无所谓吧,那些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所——以——说!那些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吧!”


“总是对着女人脸红的人是谁啊?”


“总之,就是那样……我也不是很懂,但是如果是对着别人的话,恋爱的感情是没有的…”


“对着周防尊呢?”


“早就说过了我对尊哥只是崇拜的感情!怎么想都没可能的!别总是吃那种没边的醋了!”


“切!”


“要说的话,怎么也是我这边才应该更介意的吧,你的王,不是现在还好好地活着,每天当你的上司吗?”


“哈?跟室长有什么关系?”


“你看!你也会这样问的吧,就是说啊,你虽然嘴上说着不满意,但是他交给你的任务也都好好完成了吧,这就是说,你崇拜的王,你认可的王,是青王吧”


“misaki,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根本就不崇拜室长,跟你的那种崇拜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我可是很理性的,仅仅只是承认的地步而已”


“就是说啊,你和我,心中都有其他的承认的人存在,不管是谁,但是如果要是考虑到恋爱方面,都会觉得不可能的吧,但是我啊,在想到你对我的感情的时候,就不会觉得有任何的违和感,甚至还觉得本该就是这样的,这样才能说的通…”


“什么啊,为什么misaki会明白这些啊?”


“到底是拜谁所赐啊?如果不是某人整天都在喋喋不休的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我才不想考虑这么多啊!”


“啧”


“你啊,与其说总是在说着那些我不懂的事,不如说是完全想不到该怎么表达吧,哼!笨蛋!”


“可恶!根本不想被misaki这样说啊!”


“呐!猴子,下面的话我只说一次哦,你给我注意听!”


“…”


“事到如今,我们两个,早已不是在那个只拥有彼此的小世界了,我们见识过的世界也是不能更高了,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想承认,但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啊,无论我们经历过什么,现在不是已经好好地在一起了吗?所以,稍微满足一点吧,我们两个,会好好走到最后的…”


“……”


“干嘛不说话了,我感觉我刚刚可是讲了很厉害的话了啊!”


“啊,明明只是个misaki!别得意了!笨蛋!啊,不甘心!”


“你是小孩子吗?哈哈哈,你才是笨蛋!别突然抱过来啦…”


  ……



嘛,事实上我是觉得两个人可能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但是又想写一些吃醋的画面,结果愣是写出喋喋不休的感觉,写完了之后就感觉完全是在自我满足似的写了这些有点让人摸不清头脑的对话…



下面,准备好了吗?

真·《第三(5)年的见异思迁》胡说!猴哥怎么会见异思迁!




还有一张附属《对话副长》



最近听什么歌都想着套到伏八身上的我真是没救了hhh……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