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星

【我 猿美 如画。】【每天都要夸猴真帅啊!】会写一些比较偏私人的东西,完全是一种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情况,大概是记录想法的,想到哪写到哪…

【伏八】夜店之如果自家上司涉♂黄了怎么办

※非原作背景

※ooc应该会比较多

※misaki女装有

※有R15/R18部分

※放飞自我产物(笑)

偶然在贴吧看了一篇同人之后的产物,某些细节可能有些相似,如有雷同,算我抄袭hhh,不过绝大部分设定和内容均为我自己的想法。

设定:

S4是police,吠舞罗是有黑社会背景的情报屋,S4有时候也会找吠舞罗购买情报,所以两方关系不算好也但也没差到见面就打架的地步,偶尔有业务纷争。伏见原属吠舞罗,网络情报高手,与八田是竹马,后来伏见加入S4,两人因此私人关系不太好,经常吵架甚至大打出手,这个设定里没有异能者,社会文明以及性格方面还都是原作设定啦~

————————

今晚S4一行人身着便衣常服步入一家夜店,这是一家有gay性质的同性陪聊服务的夜店,当然S4一行人并不是来找人陪聊的,只是为了工作而已…是的,如果这家店单纯只有陪聊服务他们是不会管这么宽的,就是因为看似仅仅是陪聊服务,但其实是有涉黄涉毒的情况发生,估计背后会有一条大鱼,所以S4才会派先行小队来勘察情况…

他们选了个大包厢,打算先叫几个陪聊来看看,毕竟这是他们先行小队的任务之一…

进入包厢后伏见就找了个角落坐下来,打算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待到任务结束,说实话如果可以选择伏见是绝对不会来这种地方的,他作为一个情报课的不知为什么会被分配这样的任务。为了不被认出来,先行小队里除了他之外基本都是新队员,以及伏见工作上也很少出席这种场所,所以就被派来领导新人,不过他这次来也不用做什么的,只要跟着来最后收网即可…

八田美咲今天被吠舞罗派了个重要任务,十分艰难,艰难到需要穿着短裙陪男人聊天的地步,这对八田来说无疑是一个很难接受甚至要去完成的任务,要不是草薙哥一再嘱咐说任务很艰巨小八田必须要好好完成,八田是打死也不会答应做这样的任务的…

但是再怎么说这个短裙也太短了,大腿都露出来了,八田特别在意,偏偏这时候居然被叫着去接待客人,虽然满心的不愿意,但还是跟着去了,在心里期望这第一个客人能够好对付一点…

跟着几位‘前辈’进入一间包房,八田很紧张,低着头不敢乱看…他不乱看不代表别人不会看他,尤其是某位坐在角落,明明刚刚还在看终端的人,却一下子就注意到了他,“哦?这不是、八田吗?真是奇遇啊!”

听到这一声音后,八田的第一反应是,不干了!绝对不干了!就算被草薙哥骂也不干了,于是转身就要走出包厢,但是还是被‘前辈’拉住,“你要干嘛去?”

“这么快就要逃走了吗?”来自角落的声音再次响起。

“混蛋猴子你找死是不是?”八田转回头毫不示弱的回复!

“怎么能这样说客人!”这位‘前辈’大概是懂了,原来是遇到熟人了啊,看这架势没准以前是情侣啊,那就好,“八田,你就去接待这位客人吧,”他指着坐在角落的伏见说。“你今天刚来,遇到熟人的话也比较好应付,慢慢就会习惯了。”最后这句是靠在八田耳边说的。

“啧…”

“但是我…”现如今肯定是不能暴露吠舞罗的啊,该怎么办…

“但是什么但是!快去!”

“喂!我才是客人啊!你给我注意这边啊!ya——ta——”角落的客人听起来很不爽。

其他‘前辈’也陆续坐到各个位置,看样子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啊,可恶,好死不死偏偏是死猴子,八田甚至猜到了被嘲笑到底的结局,慢慢挪过去,选了个离伏见有一个座位远的位置坐下来。

没想到伏见却挪了过来,挨着自己,“吠舞罗已经穷困潦倒到需要成员来这种地方打工了吗,恩?”伏见低声问道。

“你给我闭嘴!不许你这样说吠舞罗!”虽然语气不好,但八田也压着声音,为了不让其他人注意到这边的对话。

“啧,所以你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出现啊?难不成是自己的兴趣?yata-mi-sa-ki?”伏见的语气有点奇怪。

“这是我这边的台词吧?你们经费已经多到要来这种地方挥霍的地步了吗?税金小偷!”

“哼!真不想被从不交税的你这样说啊,我当然是来工作的啊!”

“你不是情报课的吗?”会经常来这种场所吗?

“所以说来这也是搜集情报的啊”伏见并不想解释这些,他关心的是,“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呢!还是说你其实真的有这样的兴趣啊?”伏见扫视了一下八田的女装,啧,裙子好短…

八田感觉到伏见那充满嫌恶的视线,急忙解释,“当然不是!我当然也是来搜集情报的啊,这种还是打入内部更容易一些吧,”八田有点心虚,说好的让镰本他们来接应的呢?

伏见虽然说一开始就猜到差不多是这样,但还是有点生气,现在倒是松了口气,“misaki这种交际能力也能打入内部?你们怎么不派多点人来?”

被戳到痛处的八田感到很无力,“嘛,之后会来的啦!草薙哥说一起来应聘容易被怀疑,十束哥过几天会来的。”所以来充当客人接应的人怎么没来啊!

“说起来十束桑好像也挺符合这个气质的。”想起来十束桑有点轻浮的样子,而且交际能力也不错。

“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就不像什么好话?”

“随你怎么想,不过我们最近就会收网,你们人来也没用了吧。你今天就撤吧,misaki。”看似不在意,却希望对方能够听信自己的话,真是不想让八田再在这种地方待下去,各种意义上。

“哈?你们怎么不撤?”虽然说自己也是不想干下去了,但是被猴子一说就一定要反驳回去。

“我说misaki,你到底知不知道这地方是干什么的啊?”又扫了一眼八田的短裙,与腿袜之间的绝对领域吗?伏见有点烦躁…

“别用那种恶心的眼神看我!我当然是知道了,不就是跟客人聊天吗!”八田调整了一下坐姿,希望裙子能够多遮一些腿部。

“啧,只是单纯聊天的话,你觉得S4会兴师动众的来这么多人调查吗?”

“但是他们什么都没跟我说啊?”

“你才刚来吧?人家怎么会把老底告诉你,你是白痴吗?”

“啊,倒是有跟我说要促进客人消费,我今天好像还有一定数额的任务呢,多少来着?5000?”虽然也没必要完成就是了,本来也不是真来打工的…

“根本不是这一点啊,嘛,如果misaki求我的话,我想我可以考虑考虑勉为其难帮你完成这个任务哦~”

“哈?谁用你勉为其难啊?别一副大爷的样子!”

“哎?真的没问题吗?如果不完成任务不会被开除吗?”

“完全没问题!我又不是真的来打工的。”

“所以连被草薙桑骂也没问题吗?”

“要你管?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啊,好吧,真是没办法啊,那就随便点些酒来喝吧。”事实上伏见也并没有想帮忙完成任务的心思,不如说八田被开除才更好…

“你会喝酒吗?别拿纳税人的金钱做这种无意义的挥霍啊!税金小偷!”

“我的钱我自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和你没关系吧?还是说misaki已经开始羡慕S4的工资了?”

“谁会羡慕你啊?我恶心还来不及!”

“misaki这样说真的没问题吗?我可是客人啊!”

“客人你个大头鬼!不如我们现在出去打一架也行!”

“哎?没关系吗?misaki的迷你裙,不担心会走光吗?”

“哈?老子是男人!”

“啊,虽然我也很想跟你出去打,但是这边的任务没完成,我只好勉为其难坐在这里,跟穿着女装的美咲聊天了。”

“就知道你是这种人!想嘲笑就笑吧!反正我已经想到了,你这种人我也没抱什么希望。”

“misaki不会以为别人就不会嘲笑你了吧,所以如果misaki接待的客人是别人要怎么办呢?”

“哈?反正是谁都比你强吧!”

“啧……”真是烦躁…“酒上来了,陪我喝点酒吧misaki”

“谁要跟你喝酒啊”

“misaki其实是怕自己喝醉耍酒疯吧?”

“哼!谁怕谁?”

事实上伏见没怎么应酬过,也没怎么跟别人喝过酒,所以确实酒量一般,倒是八田偶尔跟吠舞罗的人喝酒打闹,酒量还算可以…

所以当桌上已经有了几个空酒瓶之后,伏见就觉得有点晕,当然他是不可能跟八田承认就是了…他看着八田短裙下露出的腿,吞咽了一下,随后胳膊就搭上了八田的肩膀…

八田转过头看了一眼伏见,“你怎么了?脸有点红啊,哈哈哈是不是喝醉了啊?”

伏见没有理会八田的嘲笑,就着姿势,另一只手摸上了八田的大腿,甚至伸入了腿缝,摸索起来…

八田显然是被伏见的举动吓了一跳,声音也从刚才的小声直接飙升到高喊,“突然间干嘛啊你!”

伏见见势并没有停下,反而用手捂住八田的嘴,贴近他的耳朵,低声说道,“好吵啊misaki!你想被别人发现吗?”另一只手顺势游走到裙底…

八田震惊之余,看了看周围,大概是因为中间隔着伏见,又在角落,S4的人没有看这边,倒是有几个‘前辈’好像投来‘干得好,新人!’的目光!

其实S4众人早就发现不对了,自家上司从一开始就好像认识对方,而且两人还在那边窃窃私语,所以S4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对那边的角落不予理会,不管那边发生了什么,自己都不会最先看过去的…

而此时八田已经有点不知所措了,猴子在干什么啊,为什么啊,喝醉了把我当成女人了吗?哼,都是这身衣服的错,笨蛋猴子…八田开始用手推伏见,打算不动声色的解决目前的窘态。

然而伏见并没有停手的意思,还紧紧的贴着八田,嘴唇蹭过八田的脖子,导致八田一个激灵,“喂!猴子,你看好了,我可是男人!”平稳了一下语气,低声抗议。

“我知道啊misaki,”伏见亲了一下八田的脸颊,“别推我啦,我会忍不住的。”一边用手磨蹭着八田裙子下的大腿,一边在八田耳边轻语道。

什么啊,这不是还清楚的知道我是谁吗,为什么还要做这样的事啊,就算是想要我难堪也做的太过分了吧…八田最终得出结论:这个人没救了!已经醉成这种地步了啊,想起之前的‘前辈’有说过,如果客人喝醉了,可以领客人上楼‘休息’,当然八田肯定以为只是单纯的休息,“猴子,现在把你的手给我拿下去,我就带你上楼休息,不然就把你扔在这里不管了!”

“诶?misaki是在邀请我吗?”听话的放下手,等着八田的下一步动作。

见伏见老实了下来,八田站起身打算带伏见走,伏见也跟着站起身,却有点晃,八田见状就伸手扶了下伏见,没想到伏见又顺势搂了过来,八田刚想发作,但是周围人肯定在看这边,只好作罢,“啊,他喝醉了,我带他上楼休息下。”八田解释道,随后就扶着伏见走了,“喂!混蛋猴子,我可是为了不让你在你部下面前丢人才这样低声下气的,你可给我记住了啊,下次我一定会好好讨回来的!”边走边轻声警告着。

两人上楼了之后,S4的人开始慌了,几个人先后去了卫生间,不出意料,大家都打算就这件事谈一下。

“我们这次是来干嘛的?”

“扫、扫黄…?”

“但是伏见桑…”

“是啊,怎么办?”

“刚刚带着那位、上楼了啊”

“诶?会不会是犯罪引诱的啊”

“不像是啊,好像是伏见桑先搂上去的啊”

“喂!别瞎说啊!”

“没瞎说啊,我看到了的”

“总之、怎么办?”

“不然我们今天先撤退吧”

“但是我们今天来都来了”

“可是总不能就这样收网吧,那样的话,岂不是连伏见桑也…?”

“喂!我说你们在说什么啊”刚进来的一个队员说到,“还以为你们在聊什么,都出去了会被疑心的吧。”

“但是你不在意吗?伏见桑、和那位?”

“啊,你说这件事啊,那个人我见过,是吠舞罗的人,好像是伏见桑的竹马哦”

“是这样啊”

“所以就是说是故意的咯”

“我可没这样说…”意味深长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后,“总之我们今天先撤退,等下回去见机行事吧。”

“好吧,目前也只能这样了…”


图片为R18部分,如有不适请跳过。




第二天伏见被闹铃吵醒,迷迷糊糊的开始找终端,紧接着就发现了自己的状态以及身旁的人,伏见的第一反应是,完蛋了!然后大脑高速运转,昨天喝酒之后的意识就有些模糊,啊,原来不是梦吗?所以才这么真实啊,啊,真的完蛋了啊,各种意义上,最可怕的是,自己还因为见到这样的八田而又有了反应,啊,去卫生间解决一下吧…

出来的时候八田已经醒了,正在穿衣服,其实八田也是不敢这么快就面对伏见,昨天发生的事,硬是要说的话,自己也有责任,明明伏见也没有很强硬,况且他还比较纤瘦,如果真是不愿意的话,直接拼尽全力推开伏见就好了啊,但是自己并没有那么做,反而是抱着伏见直到最后…

伏见站在那里看着八田有点不知所措,倒是八田注意到他,“别用那种视线看过来啊,混蛋猴子!”脸红的彻底。

伏见一惊,连忙转头,“那个…”

“你、你别说话!听我说!今天我就、先走了!啊!不过你可别以为就这样算了!给你5天时间想想怎么解释昨、昨晚发、发生的事,总、总之我周末会再去找你的!那时候你可别想逃避,好好给我解释清楚啊!”说着就跑出了房间…

啊,好好解释吗?到底要怎么解释啊,呵,要怪昨晚的光线太暗吗?还是酒精过量?还是迷你裙太短?还是你太可爱?还是…我太喜欢、你?

哼!5天吗,到底是死缓还是什么?啊,真是烦躁啊,该怎么办,这5天可要好好思考了啊……

end.

咳咳~最后,misaki,下面两张图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一定放过我!!!

半透的裙摆真的只是我自己的妄想,跟伏见猿比古没有任何关系!!!(每条5角,括号内删除)

真·还有这种操作?!.jpg

真·End.

事实上霓虹那边是基本不会禁止性交易的,不过请忽略这点2333...

真是好几年没写H了,完全不知道有没有写出感觉,有点哈子卡西hhh…

评论(5)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