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星

【我 猿美 如画。】【每天都要夸猴真帅啊!】会写一些比较偏私人的东西,完全是一种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情况,大概是记录想法的,想到哪写到哪…

【K/伏八】misaki生贺其2(杂七杂八)

1,misaki生贺小段子

早上8点多,还在睡眠中的八田接到了一通电话,

“唔、saru?”还带着朦胧的睡意。

“还没睡醒吗?”

“嗯,干什么啊,这么早?”有点埋怨,昨晚睡得有点晚。

“真是悠闲啊misaki,S4已经上班了哦”

“你到底想说什么?笨蛋!”已经有起床气了…

“今天有什么安排?”终于切入正题。

“说起来你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就是知道才问的”

“嗯…我待会去吠舞罗,下午会给我办个小型聚会,嘿嘿…”虽然是在打电话,还是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啧,我就知道…”

“你想来吗?”

“不去!”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切!虽然说也想到了…”还是有点失望的语气。

“哼!”但是也没什么理由让misaki只和自己一个人过生日…

“你哼什么啊!”

“没什么…姑且还是先跟你说一下,misaki,”

“恩?”

“生日快乐。”

“哇!你、这种话当面说更好吧?”

“到底是谁的原因啊,你今天不是要去吠舞罗庆祝生日吗?”

“啊!在那之后呢?晚上,你有时间吧?”

“什么啊?”

“吠舞罗之后,在我家,你来吗?”

“只有我们两个人?”

“恩,只有我们两个,会来吗?”

“如果下班后没什么事的话,就去找你。”虽然说很开心,但是还是强行掩饰过去了。

“那就这么说定啦!晚上我回家给你打电话!”

“别太晚啊!”

“放心啦!会等你哦,一定要来啊!”

“我知道了!”


晚上八点多,已经等待了一段时间的伏见接通了电话,

“saru,忙完了吗?虽然说有点晚,嘿嘿…”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语气。

“恩,差不多了,等下就可以去你那里了…”其实是骗人的,早就迫不及待了。

虽然说已经恋爱了大半年了,但是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还是有点模糊不清,偶尔的时候,反倒有点放不开了,因为是misaki的生日,事实上伏见并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说呢,因为庆祝生日这种的记忆,还是和misaki一起的,说起来,上次一起庆祝生日,已经是几年前了呢…

在那之后没过多久,八田就听到敲门声。

“哇,好快!”

“就算是我,也不可能让你等急的吧”边换鞋边递给misaki一个盒子,“呐,布丁!”

“3Q~啊!但是我屋子还没收拾好,嘿嘿…”

“为什么要收拾屋子?”

“这不是你要来了嘛”

“就是说为什么我来,你就要收拾屋子?”

“这种的、很正常吧,因为是…”因为是和好后第一次来庆祝生日,所以想收拾好屋子…“嘛,就是那样啦。”打算混过去。

“因为是我,所以有点见外?”

“才不是那种的啊,我们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了!”

“说的也是!所以说不用收拾也没关系。”

“总是说我房间乱的人是谁啊!”

伏见环视了一下misaki的房间,也不算很乱,地上刚拆开的礼物包装纸已经叠好,应该刚刚是要扔掉了,这些大概是从吠舞罗的人那边收到的,“misaki想要什么礼物?”

“诶?你要送我吗?”

“恩,差不多…”

“如果你想送,是什么我都会好好收下的啊!”

“你不用那么理所当然也可以,如果不喜欢就说不要!喂,在听吗?”

显然没有听后面的话的八田还在回忆中,“哈哈哈!还会是那种支援请求券吗?”

“什、什么啊!那种东西怎么你现在还记得啊?”被misaki提醒,想到了年少时候的有点幼稚的‘礼物’,伏见觉得很害羞。

“说起来我还没删掉呢,”八田开始打开手表终端,低着头翻找那张几年前的照片,“啊,一次都没使用过呢…”

“那种东西怎么样都无所谓吧,就算让我无条件支援也可以…”

“哈哈哈说的也是,那么这次的礼物是‘无条件支援’吗?”八田抬头看伏见,却万万没想到对方手中拿的东西,一时间有点呆在那里。

那是个展开的精致包装盒,里面是一副对戒,银色的,上面分别镶了橙色和蓝紫色的彩钻,在灯光下有点闪烁。

“大概算是礼物,如果你不想要也可以…”伏见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看着misaki。

“当、当然想要了!”

“恩,”放下心来,“虽然说没有这种东西也没关系…”拿出橙钻的那枚戒指递给misaki,然后自己戴上了蓝紫色钻的那枚。

八田拿过戒指戴在了无名指上,大小刚刚好,上面还刻着字母,是‘sarumi’,八田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saru你的眼光不错嘛,这挺好看的啊!”

从设计到制作,最终成品伏见也觉得还不错,但是被misaki认可还是很高兴,要说是自己亲手制作的吗?有点纠结,“喜欢吗?”

“恩恩!”

“是我自己做的…”

“诶?真的吗?你好厉害啊猿比古!”

看着misaki两眼放光的样子,伏见不假思索的亲了过去,缠绵之后,他说,


“生日快乐!misaki。”



下面放摄影作品《我们结婚了!》(hhh一直很想吐槽这张官图简直就好像是在炫耀婚戒!所以就帮忙画上去了…)



2,两个人在讨论婚后新房的小对话


“果然还是再选个大的房子吧,misaki的房间太小了,也只有一张单人床…”

“说起来也是呢,和你一起住的话,大房子才更适合一些,毕竟很多地方你都比较挑剔啊”

“别说的好像为了我似的,以前你不是也说过吗,想和我一起住大房子之类的话…”

“我们以前也讨论过要住的房子吗?”

“啧…就知道你不记得了”

“什么啊,那你说清楚啊”

“以前,一起住的时候,说过…”

“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我也不可能记那么清楚吧”

“你那个脑袋到底能记得什么”

“切!我是没有你脑子好使啦”

“我又不是想说那个…”

“恩,这我知道啦,不过提起那时候的事嘛…”

“哼!你是想说那时候只是随口说说的吧”

“才不是随口说说啊,那时候跟你说的话,肯定都是我认真说的!”

“……那你刚才是想说什么?”

“啊,就是说那时候我们两个的关系跟现在也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一样的”

“差、差别很大好不好!”

“哼,笨蛋,是问句啊,问你觉得哪里不一样啊”

“反、反正我可是拿你当亲友的”

“我当然知道啊,你解释什么”

“还、还不是你说…?”

“我也是哦~”

“什么啊?”

“我也是拿你当亲友的…”

“这、这样啊”

“这失望的语气是什么啊”

“才、才没有!”

“其实是骗你的,感觉也不是亲友吧”

“那、那是什么啊?/////”

“谁知道呢,意识到的时候早已经在那之上了…”

“…切,突、突然间这样说…”

“所以说是我先输了哦~”

“什么啊?我们两个也没决出过胜负的吧…”

“没什么…还是说回房子的问题吧”

“对哦!差点忘了!不过要说住大房子的话,果然我还是要努力打工了啊!再多加一份工?”

“不可以!”

“但是大的房子租金也很高吧?即使是我们一人一半也…”

“租金我会全部负责的”

“那怎么可以啊?是我们两个人一起住啊,怎么可以全部让你负责?”

“怎么不可以啊,反正早就不是那种没钱的时候了吧”

“但是再怎么说也…”

“本来misaki这种程度的打工就够呛了,绝对不可以再打多份工了!”

“喂!我还完全有余裕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是说我,我觉得够呛了!”

“怎么了嘛?”

“就是说,如果因为住房问题,让misaki再多打工的话,我就太亏了!”

“为什么是你亏啊?”

“啧…如果可以我宁愿misaki一份工也不要做,但是因为misaki坚持,我才允许的,别因为那一点工资就浪费时间了,有那种时间还不如…”看着我…

“别用你的视角来看待我啊,即使是那一点工资,也是一直支持我生活下来的啊!”

“我知道!但是现在有我在,不是吗?”

“虽然话是这么说啦…”

“呐,米你来买,饭你来做,可以了吧?”

“那种的,本来我也可以…”

“有完没完了啊!misaki,不管怎么说,现在我们都是…这种关系了!更依赖我一点啊!”

“哦…哦!说、说的也是啊,切!那就勉强听猿比古的吧/////房子也是,到时候你来选吧…”

“不要,会很累,你选吧…”

“明明是你的要求比较多吧,别完全推给我啊,如果没选好你又要挑这挑那”

“以前也是你选的啊,我可没说不行吧”

“那不是以前吗?谁知道你现在还有什么要求啊?”

“还是那些…啊!不要上下铺,也不要…嘛,算了,下次休假一起去选吧…”

“嗯!嘿嘿嘿…”

“傻笑什么啊”

“一想到现在可以和猿比古再次住在一起,就超级开心啊!”

“!”

“就像以前一样,不,要比以前更加开心!嘿嘿嘿!”

“…哼!不过我也是…”

  ……


然后是以这次生贺为契机画的大饼脸中学猿美团子。




end。


因为无论画还是写东西,自己做什么都慢,而且个人还是个很随性的人,所以怕在misaki生日之前弄不好,就提前了好多天在做,包括上一张贺图,用了很长时间才画完QAQ,说起来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其实是很没才能的人,但是因为喜欢着猿美,所以虽然说成果并不是那么可观,但是还硬是弄出来了hhh,以上。


【K/伏八】啦啦队美咲

※美咲女装有。

※p3是真的[车]…

虽然说想了K之运动会,美咲会帮Homra应援之类的情况,但是画了啦啦队美咲之后还是只想给伏见看……所以有了这样的设定……是成年美咲……

但是没想到伏见会做什么运动项目……

p3大概是这样感觉的:因为是情侣,所以被猿比古摸的美咲并不会反感,但是因为是在公共场所,而且还是电车这种比较敏感的场合(会有痴♂汉嘛),所以美咲就吐槽说猿是‘hentai’了(在电车里发♥情嘛),猿被说了‘hentai’之后反倒有点兴奋,就更加的‘得寸进尺’了…

【K/伏八】告白

标题简单粗暴,就是写有点纯情的猿美互相告白的情况…

是很没自信的猿和猜不透自己心意的美…

有微量K中其他cp存在(比如尊礼草淡),不过真的很微量,不注意就不会发现的那种,虽然是这样,但是为避免感到不适还是写在前面了…


——————————————


1,表白


“misaki,我喜欢你,是包括爱情的那种。”


“诶?!”八田瞬间呆住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伏见。

伏见说完了也是有点惊讶,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就这样简单说出来。完蛋了,搞砸了。伏见意识到八田的反应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说的就是这种吗?

八田突然起身,低头,“失、失礼了!”说完这句话就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对我说敬语吗?“喂!misaki?”伏见伸手,却没能留住八田,事实上,追出去也不是不行,但是追上了要怎么说?‘我骗你的’,还是‘忘了我刚才的话’?或者强硬的让他现在就做出答复?不如说,反倒是更害怕得到答复吧…

说起来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就说出口了啊?是酒吧的气氛?还是酒精的因素?伏见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智大于情绪的人,不会受到其他事物气氛影响,其实并不是吗?啊,果然我不过只是个凡人啊,看到misaki再次向自己投来专注的目光,竟然一时晃了神,呵,气氛正好什么的,那种话居然就情不自禁脱口而出了…

啊,完蛋了啊,就是那种的吗?本来时隔几年和旧友重归于好没多久,却被告白了?会是你最不想发生的结果吗?竟然就说出口了,最不该说的话。告白与告别,果然还是后者更简单一点啊,如果一直是背叛者的话,也许会更加轻松吧…


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八田失神的走在街道上,刚刚猿比古说什么了?包括爱情?爱情是什么意思啊?诶?是说男女的那种吗?但是,我和他都是男的啊,诶?是说是homo吗?猴子是这样想我的吗?不不不,这不是重点,我?我是怎么回答的?没有,我没有回答他,我逃走了啊!自己到底对猿比古是什么样的情感?此时八田美咲觉得自己正面临一个巨大的难题。

不知不觉的走回吠舞罗,酒吧里镰本正躺在沙发上小憩,八田看到他后,直接给他拽起来了,说道,“快起来!有事问你!”

镰本揉揉眼睛,坐起身,“什么重要的事啊,八田桑?外面下雨了吗?你衣服很湿…”

“那个你别管,你觉得,猿、猿比古怎么样?”

看着八田扭捏的样子,还有这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话,让镰本觉得有点奇怪的压力感,“伏见?还算不错吧,算得上是个好人?大概,如果没离开吠舞罗就…”

“不是!不是问你对他的看法,是…我、他和我两个人,怎么样?”

镰本终于明白这奇怪的压力感来源于哪里了,“伏见对你说什么了吧?八田桑?”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啊?”

“所以说是被告白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你在说什么啊!!!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种事啊?”

“冷静下来啊八田桑!”看到八田的脸瞬间爆红,手不知道放在哪里的样子,镰本有点无奈,“啊,说起来,那次之后你俩不是和好了吗?那家伙终于开口了吗?有点对他刮目相看了啊。”

“什么啊,你那种早就知道的口气,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所以八田桑哪里不懂就问我吧”

“你可真敢说啊!”八田用力的敲了一下镰本的头。

“好疼啊八田桑!”

“不过,就是那种感、感情的事,你应该也比较了解吧”八田有点不好意思,“我和猴子,是那种关系的吗?”

镰本觉得会这样问问题的八田是真的有点急了,“嘛,只是说,从别人的角度来看,你们确实关系很好啊,真的发展成这种也不会觉得奇怪吧…”

“到底是怎样的啊,根本不明白啊!”

“有什么困惑的事吗?美咲?”听到这句话后,两人纷纷看向楼梯间,是安娜走下来了。

“哦!安娜。”

“安娜,你来帮帮八田桑吧!他被伏见告白了!啊唔!”镰本直接被八田捂上了嘴。

“喂!你在安娜面前说什么啊?”

“我可以帮到你吗?美咲。”与八田不同,安娜倒是很平静。

“诶?不、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啦,安娜”

“但是看美咲的样子似乎是最重要的事情呢”安娜拿出红色的玻璃珠,观察着八田。

“但是安娜在年龄上还是个小孩,这种的果然还是…”八田被看透心思,脸红着解释。

“只有八田桑一个人觉得是这样啦,别那么在意了啊!是吧,安娜?”镰本在一旁无奈着,问安娜的意思。

“恩恩,我也很想帮助美咲…”

“但是再怎么说也…”然后八田像是挣扎了一下终于说,“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猿比古…”

“诶——?原来还没回复啊!”镰本震惊的喊道。

“就是根本不明白啊,我对猿比古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

“啊,真是没办法啊,八田桑这方面还真是迟钝啊”

“不然我也不会苦恼了吧!!!”

“美咲,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呢?想要接受还是拒绝呢?”

“我就是不知道啊,我们好不容易能够和好,我不想再失去猴子了,但是如果因为不想失去他,就接受,这样的事就太说不过去了…”

“那就简单说一下吧,对猿比古的想法”

“因为和好了,所以我觉得会像以前一样,一直跟他就这样走下去,没想太多,只希望不要再有什么变化了,能够一直在一起…”

“但是现在知道了猿比古的想法,还希望一直在一起吗?”

“诶?”八田想了一下,“那是理所当然的吧!我不可能让猴子一个人…”

“八田桑,这就是…”刚说到这的镰本被安娜打断,“剩下的就要让美咲自己想清楚了哦…”

“但是我就是想不明白所以…”

“因为后面的事我们已经帮不到美咲了哦”

“这样啊…”

“恩恩,好好地面对自己的内心,然后再给猿比古回复吧…”

最终八田决定先回家,看着八田走出酒吧之后,镰本问安娜,“安娜也看不懂吗?八田桑的想法。”

“即使不用媒介,也差不多可以看懂”

“但是为什么…”

“我明白力夫想要帮助美咲的心理,但是即使我们直接告诉了美咲,也会更加让美咲困惑的,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让美咲自己想明白才行…”


2,雨季

三天后,伏见意识到,misaki在逃避自己,从那天离开之后,电话打不通,发过去的邮件也没有任何回复,说不慌那是骗人的…以前只是恨着自己,但是如果是想要见面和对话的话,那是很简单的,故意挑衅什么的,再简单不过了,伏见甚至觉得如果可以回到三天前,就算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也好,misaki只要在那里就好,只要还能见到misaki,只要还不是陌生人,只要没逃避自己,恨意也好,只要还有一丝联系…呵,回不去了啊,毕竟这里根本就没有‘时间回溯’这个能力…

所以说现在是最坏的结果吗?突然地表明心意,没有做过任何准备,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说出来…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如此,下面只能想解决办法了,真是困难,这要比破解那些程序要难上一万倍都不止,其实早就知道的,本来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解的问题,哼,明明就只是个零分的笨蛋…

看着窗外的雨,从三天前就一直淅淅沥沥的下个没完,原来是到了雨季了啊,真是烦躁,伏见从窗外转回视线,“道明寺,之前交给你的文件处理好了吗?”

被叫到的人明显不太自然,“啊,伏见桑,还有一点,就一点了,嘿嘿嘿”

“啧!其他人呢?”

“我、我们也…”

“一个个的,效率太差了!全部都拿过来!”

“诶?”

“全部由我来做好就是了”

“但是这么多…”

“要你们做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还要一遍遍的检查,还不如干脆我自己做好!你们就好好地去享受下班后的乐趣吧…”

推走部下们,伏见一个人在安静的办公室疯狂工作着…


“话说,伏见桑心情不太好呢”

“喂!伏见桑可是舍弃自己的时间在帮我们完成工作,别说他的坏话啊!”

“这根本就不算是坏话吧,我们也是在关心伏见桑啊”

“对对!而且你们觉不觉得,这两天伏见桑都差不多是这个状态”

“但是自从石板破坏之后,很久没见到这样低气压的伏见桑了啊”

“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在伤心啊…”

“果然还是…吠舞罗那边的小个子吧?”

“八田、鸦?”

“差不多就是了吧…”

“我们也没什么办法不是吗?总之这段时间大家都别惹伏见桑了…”

“恩,说的也是…”


八田自从上次从吠舞罗回来,就一直窝在家里哪也没去,手表终端也封印起来没管,这对一直以来风雨无阻每天都会去吠舞罗的八田来说,是十分罕见的,因为安娜说,要好好地面对自己的内心,才能想明白…然而其实这样逃避也并没能真正想明白自己对猿比古的感情,倒是回想了很多中学时期的事情,让八田更加怀念起来,说起来那时候整天只有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想,还以为那样的关系永远不会改变,到底是什么时候呢,有些东西在细微的改变着,自己并没有看清这些变化,才会让猿比古离开…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能够重归于好,那就说明,猿比古早就想明白了,但是他从来没说过,到底是什么不一样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真的好想问问他…是哦,这种一遇到事情就想找他商量的心情从没变过,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是唯独不能和他商量的,说起来,之前他离开的时候也是很久不能想明白,和现在差不多,都是不能找他商量,只不过心情不一样,一是恨意,一是爱意?对的,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对猿比古的感情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一直都是最先想到的人,最为重要的人,这些都是没错的,但是这其中,包含爱意吗?


在距离上次第五天的时候,八田终于忍耐不住,打算再回吠舞罗看看,说不定会找到答案。出门的时候外面还下着雨,不过八田没在意,带了顶帽子踩着滑板就去了吠舞罗,酒吧里只有草薙哥和安娜在,“呦!安娜!草薙哥!”八田先打了个招呼,又问,“其他人呢?”

“恩,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了。”草薙回答。

“美咲好几天没来这里了,还在困惑吗?”随后安娜又问道。

“哦…还差那么一点…”八田有点心虚的回复着。

“美咲可以和出云谈一下哦!”

“哎?我吗?”草薙被安娜指派之后,看似有点不情愿,但是又跃跃欲试的样子,“咳咳,yata酱,困惑的地方就说出来吧!”

“哦…哦!就、就是说,诶?草薙哥也知道这件事了?”

“不如说大家都知道了哦!yata酱~”

“哇啊!镰本那个家伙!别让我逮到他!”

“不是力夫,是我跟出云说的,后来大家就都知道了…”

“咳咳!”

“哎?安娜?但是再怎么说这件事还是有点…”如果是安娜的话,八田也不好说她了…

“总之嘛,大家都想关心你啊,yata酱!大家还为此开了会议了哦!”

“那真是麻烦大家了…”八田脸红的要命,“大家都说、说什么了?”

“咳咳!先不说那个,yata还是说一下自己困惑的地方吧!”

八田挠挠头,“就、还是那些没怎么明白…”

“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伏见吗?”

“哎?不是…”

“不喜欢?”见八田摇了摇头,“哦,那就是喜欢喽!”

“哇啊!!!”八田一下子想要后退,却被草薙拽住。

“你不用害羞哦~这些我们都知道的,你和伏见关系那么好,很正常不是吗”

“诶?正常吗?”

“正常哦~”草薙连连点头。

“但是,猿比古说他是包含爱、爱情的喜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八田低下头,捂着脸,声音也渐渐弱下去…

“那还不简单?你会因为伏见吃醋吗?”

“哎?”

“就是比如说,想象一下伏见和另外的女人在一起也没关系吗?”

“想象不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吧!”

“就是因为平时伏见从来都没让你吃醋过,所以你觉得不可能,真是被惯坏了呀yata酱!但是呢,现在是让你想象,试想一下,伏见和女人在一起亲热的样子…”

八田闭着眼睛好像很努力的样子,“和蓝衣服那个冰山女吗?”

“咳!换一个!”

“哎?但是蓝衣服那边好像只有那一个女人了啊!”

“总之、换一个!不局限于青组的人,当然,也不局限于、女性…”

八田闭着眼睛,真的思考了起来,半响,他睁开眼,像是灵光一闪,“我明白了!草薙哥!谢谢你!”

说完八田又跟安娜打了声招呼,就拿起滑板出了酒吧的大门…

“出云…”

“呀咧呀咧,这只是提示啦,我可没有…”

“恩,Nice!”安娜竖起大拇指。


从吠舞罗出来后,八田踩着滑板,飞驰在街道上,他很清楚自己的目的地,他也清楚自己要见的人,以及见到了之后要说的话,不再困惑,不会迟疑,想让对方也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情…


在周五的傍晚,Scepter4照常下班的队员们在大门口被一个人叫住,“你们谁知道猿、伏见猿比古在哪吗?”

“哦,你说伏见桑?”

“啊!果然是因为你吧,伏见桑才会心情不好…”橘色卷发的蓝衣服队员指着八田说。

“喂!道明寺,别这样直接说出来!”

“但是秋山…”

“请问你找伏见桑做什么,这里是Scepter4,可不是随便让吠舞罗的人在这找人的…”

“弁财,这样说有点不礼貌,我们还是帮忙…”


“你们有完没完了!快点告诉我猿、伏见猿比古在哪啊!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八田显得有点不耐烦。


“说起来,今天没见到伏见桑呢”

“对哦,你们谁见到伏见桑了?”

“我也没有”

“我也…”

“哦!副长!这个小个子,来找伏见桑!您知道伏见桑去哪了吗?”

被喊到的大胸女人看了过来,“是吠舞罗的八尺鸦啊,伏见,听说早上跟室长请了假,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


“这样啊…”八田下意识的没有看淡岛,心里有点担心伏见,怕自己来的有些迟…


“你有联系过伏见吗?电话或者邮件之类的…”最后还是被淡岛这样说道。


“对!还有终端啊!”八田慌忙抬起左手,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又放下,向着S4众人点了下头,有点扭捏着,“一、一直以来,我家的猿比古,多、多谢照顾了…”然后留下有点不明所以的众人,踩着滑板,打开了手表终端…


刚打开终端,就是一大堆未接来电和未读邮件,都是来自伏见的,八田有点慌张地点开了一条语音留言,

“喂!misaki,你该不会是认真了吧?”

接着点开一条,

“在逃什么呢,我又没逼你回复我吧…”

又点开一条,

“算了你就当做那件事没发生过吧…”

再点开一条,

“啧…如果看到了就稍微说点什么,什么都可以…”

  ……

最后一条,

“misaki,抱歉,之前的事,你可以不用回复我,你只要像以前一样就好,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对你做任何奇怪的事情的…”

伏见的声音有点哑,好像已经在绝望边缘了,让八田更加担心起来,他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响了还不到一声对方就接听了,

“misaki?”

“猿比古…”

“怎么了?”

“我想见你…你现在在哪?”

“我在…中学时一起租的屋子里…”

“哦…哦!那你现在哪也别去,就在那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我知道了…”

挂了终端后八田又调转头奔向那间小房子,那种迫切的想要见到对方的心理,让他恨不得可以飞起来…


事实上伏见这几天无时不刻不在想着这件事,连夜赶完了交给自己的任务,今天跟室长请了假,边想着事情,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这里了,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在加入绿组的时候,还是没有人再租过这间屋子,伏见躺在以前自己住的阁楼上,任思绪纷乱,他想了很多关于八田的事,从中学到吠舞罗到自己离开吠舞罗,到和好再到五天前的那个酒吧,越执着就越思念,越思念就越执着,这是一直都没改变的事实,如今伏见根本就找不到解决办法,这个问题太难了,自己一个人根本就没有满分的答案,所以最后才会留言了那样的话…

在接听完刚刚的电话后,伏见不知道该往哪方面想,想见面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暴风雨要来临吗?还是雨过天晴风平浪静?啊,往年的雨季都是怎么过去的啊?今年怎么这么难熬啊?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伏见坐起身从阁楼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心念着的人就打开门走进来了,“misaki,衣服湿了…”

“啊,刚还在下雨吧,不过现在雨停了”

“哦,是吗?”

“恩,先不说那个…”

“那你、想说什么?”

此时被问到的八田突然觉得,明明已经到嘴边的话,现在却有点说不出口了,他转过头,“那个,就是,你怎么样?”

“哈?”

“不、不是的…你、我…”

“想说什么就直说啊,都说了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啧…不想说就不说,或者你想打一架也行…”

“我、我才不是来跟你打架的啊!笨蛋!”

“哼!”伏见觉得好像又有点恢复从前的状态了,正当他觉得雨过天晴也还可以接受的时候…

八田突然喊出来,“猿比古!你听我说!我不想,你跟别人在一起…”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就是说,猿比古如果和别人在一起我会吃醋!”

“!突然间说什么?我也没和…”还没说完,misaki就直接扑进怀里,“干、干什么啊?”伏见一时间手足无措…


“果然!最喜欢猿比古了!我和你,是同样的心情!”


  ……

伏见不知道是自己在发抖,还是misaki在轻颤,只觉得misaki的话带着颤音,分明就在耳边,但是为什么这么不真实,啊,原来是这样啊,因为心跳声太吵了,所以觉得没听清,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心跳声这么吵…


“怎么、不说话了?”八田稍微抬起头,想看看伏见的反应,“喂!猴子,你要哭了吗?你是男子汉吧!”伸出一只手想要帮伏见擦一下有点湿润的眼眶。

轻拍掉八田伸来的手,“谁哭了啊!白痴!笨蛋!”

“抱、抱歉啊,这么迟才给你回复…”八田松开伏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谁说用你道歉了啊…就算是我,满分答案的话多久也不会觉得迟吧…”原本以为,最多是雨过天晴,却没想到竟然有彩虹,谢谢你,让我见到雨后最美的风景…


最后还是八田觉得空气有点腻,“啊,说起来,这里的话,果然有点怀念啊”他围着房间转了转,边摸着水泥墙壁,还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在吸什么啊?又不是狗”

“什么啊!你不也是怀念这里才来的吗?”

“啧…我跟你可不一样,这里能有什么好吸的味道啊”

“切!要说怀念的话,就要连味道也一起怀念呗!”

看着还在‘怀念房间’的八田,伏见吞咽了一下,“misaki,”

“恩?”被叫到的八田转过头,“唔!”突然间两唇相碰,被对方侵入口腔,他一时惊讶,随后又紧闭双眼,附和着…


亲吻过后八田觉得有点失力,害羞着低头,“突然间做什么啊?”

品尝了甘甜以后,伏见舔了下唇,

“我说过的吧,我只对有血有肉的东西感兴趣…”

/////////








两个短小番外


1,红豆成灾

“这是这几天交给我的文件,我已经处理好了”

“不愧是你啊,做的挺快的”

“没什么…”

“伏见君,还有什么事吗?”见对方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宗像开口问道。

“我想请假…”

“真是难得啊,伏见君可是鲜少请假啊”

“所以说,请批准。”

“那么,事假还是病假?”

“病假吧”如果宗像再问就说是工作太多很累,并不想被这个人看穿意图。

“哦呀,病假吗?该不会是、淡岛君的红豆泥摄入过量吧?”

“…就算是吧”

如愿请到假的伏见马上离开了室长室,“啧…才没得相思病呢…”


而后宗像礼司放下文件,拿起自己的佩剑仔细擦拭起来,呵,相思之人可以相见,也是种幸福啊…


红豆成灾,相思成病……



虽然说知道此红豆非彼红豆,而且还是‘红豆泥’,不过想到这个梗,就硬是写下来了hhh…



2,‘伏見猿比古X八田美咲’

在两个人互通心意并且成功在一起之后,八田在吠舞罗的二楼发现了这样一盘录影带,上面写着‘八田美咲X伏見猿比古’,他拿去楼下问,“草薙哥,这是什么?”

“诶呀!还是被发现了啊”

“到底是什么啊,还写着我和猴子的名字”

“就是之前,大家为了你们俩而开的‘采访会议’啊!”

“诶?但是为什么没给我看啊?”

“咳咳!你要是实在想看,现在也还来得及、吧?”

“那、好吧”于是八田拿出投影仪来观看录影带。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拿着录像机拍摄自己的草薙,“那么今天我们就来为yata酱的幸福而采访,采访内容暂定为‘八田美咲x伏见猿比古’,这是为了帮助yata酱所做的的哦~所以大家有什么都可以说出来!”

“这种的,果然还是要滚了床单之后才能明白呢!”

“喂!千岁!”

“要不要一开始就这么劲爆啊!”

“难道不是这方面吗?”

“总会往这方面发展的吧”

“实在要说的话,好像也差不多?”

“好的那我们来猜一下八田桑是攻还是受吧?”录像机被千岁拿在手里,开始采访。

“我猜是攻!”

“你赌多少?”

“10、10块?”

“诶…坂东你也太小气了吧”

“那你们呢?选一个啊!”

“我觉得是受…”画面上藤岛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你们跳跃的好像有点快啊,我快跟不上了”

“翔平,别一副不懂的样子,你也来猜一个吧~”

“诶?非要说的话,攻?攻吧?”

“No!No!No!”画面又转到艾利克,他摇着头说,“He is the bottom…”

 ……


八田没有看下去,“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啊?草薙哥”

“诶?重点在这?”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我的名字在前面,猴子的名字要在后面啊?”

“诶——?其实yata你是想在下面吗?”

“什么意思啊?那时候也是猴子先表、表白的吧,他的名字在前面也很正常吧?难道不是吗?”

“哦——”出云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于是那盘录影带在那之后名字改为了‘伏見猿比古X八田美咲’……



End.


【伏八】有点虐的短漫

阅读顺序基本是从右至左。

2格的中学猴画的有点幼233333

鉴于我也舍不得虐,所以写了一点后续……


时间线是在一起之后。

“不要…猿比古!别离开我!”“啊…哈…”

“做噩梦了吗?”

“恩…”“猿比古,别再离开我了,我只有你一个人了…”

把人抱在怀里,“放心吧,misaki,不会在你之前离开的…”

“恩!”

就算‘生命结束’,也不会先你一步……

【K/伏八】圣诞节短漫

阅读顺序从上到下从左至右。

是和好后的猿美哦(大概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夏天的要画圣诞节。。。

只是想到了就画下来,毕竟真的圣诞节的时候我可能没这么鸡血了。。。

第一次画这种的短漫,并没有达到自己的想法,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QAQ。。。

以上。


【伏八】炎热的夏日

  ※是有点强势的美咲

  午后坐在猿比古身♂上的美咲。

  p3为姿势图,虽然画的比较丑但是还是发出来看姿势了hhh……

  四分之三背面真难画啊QAQ…

  以上。

【K/伏八】笨拙的狡猾者(恶魔与天使并存)

※想了两个标题,虽然感觉都有点牵强…

※有点R18部分(算是肉?)

※稍微有点坏的猿和稍微有点弱的美


设定:是和好后的猿美,刚谈恋爱没多久,互相喜欢着,却又有点对对方的情感感到不那么确定,这样的有点互相困惑的黏腻着的两个人……


————————————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投影在空气中的全息影像发着微弱的光芒,影像是一部怪谈性质的影片,伏见猿比古觉得很无聊,虽然这部影片是自己挑选的,不过相比影片的内容,果然还是看着身旁人的表情动作变化才更有趣…不如说他挑选这部影片的目的就是为此,如果对方知道了自己这样有点恶劣的兴趣,会怎么想,讨厌、吗?


影像画面转暗,音乐也变得十分可疑,身旁的人突然站起身,“猴、猴子,我想去上厕所。”


“恩,那我先暂停,等你回来再继续。”说着伏见点了影片暂停。


“诶?这、这样啊,”刚走了两步又回头问“你不去吗?猴子。”


诶?什么意思,是感到恐怖在向我求助吗?“不去哦,还是说misaki感到害怕想让我陪你?”


“谁、谁谁谁、谁害怕了啊?不去就不去,切!待会让我陪你我可不会陪!”


“我什么时候让你陪过啊?”看着对方有点脸红,又赌气的转身,逞强的背影,边走边打开手表终端上的照明,啊,真是可爱,“misaki,等下小心点哦”


八田猛地转身,“什、小心什么啊?”


“不是有那种的吗?突然从马桶里伸出来一只手的情况?”看着八田直接走回来了,“怎么,不去了?”


“等、等会再去吧”


看到对方有点不自然的坐下来,伏见突然有点过意不去,“别吓成这样了,我骗你的,不会有手伸出来的,快去吧。”


“你、你敢保证吗?”


看着对方直视过来,“…算了我也一起去吧”


“诶?果然你也想上厕所了吗?”


“…恩,走吧。”


到了卫生间,八田先走进去,伏见打算在门外等他。


“你、你也进来”


“哈?”不过还是跟着进去了。


“你转过身去!”


“啧…”伏见转过身走了两步。


“别走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


“就、就站在那别动,我很快就好。”


室内安静下来,连八田解裤子的声音也能听清,伏见背对着八田,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想什么,其实是应该什么都不想吧,但是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


不过还好八田确实很快解决了,“猴子,我好了,你去吧”


“你先出去!”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八田脸红的不看伏见,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啧…笨蛋…”


伏见出来的时候,八田就站在门口等他,见他开了门,突然伸手握住了伏见的手,靠过去,“呐,猴子,今晚,留在我家住吧!”


“…为什么啊”好近…


“就…留下来,不好吗?”


“哼!自己害怕就让别人留下来陪着的misaki真是自私啊”


“我才!…算了随你怎么说。”


“我说的不对吗?”


“虽然说我确实有那么一点怕,但是!想让你留下来是真心的啊!”见对方还没有反应,“真的!你相信我!”


“…好了别强调了,我知道了”


一路被八田牵着手走回去,伏见感觉有点燥热,明明才是春天,哼,说着想让我留下的话,好像是很需要我的样子,用这种笨蛋的方式诱惑我,最后会变成没有你不行的人反倒是我吧,啊,被这样白痴地诱惑到的自己也是个白痴吧!


“影片,还要继续看吗?”伏见询问着八田。


“哎?不、不看了吧”


伏见随手就关上了影像,没了微弱的光室内突然一片漆黑。


“别突然就关上啊!”


“啧…不是你说不想看了吗?”


“不是,我是说…起码先开下灯”


黑暗中仅有对方在身旁的意识变得强烈,眼睛渐渐适应下来后,伏见转身拥抱八田,“别开灯了,这样的夜晚,我们做点别的事吧…”


“…恩”


图片为R18部分,如有不适请跳过。(虽然写的比较隐晦了,但是纯文字还是被屏蔽了,只好发图QAQ)



在渐渐缓和了兴奋状态后,两个人面对面侧躺着,伏见把手搭在八田的身上,有点狡黠地问着“就算是被我算计,也不会觉得讨厌吗?”


“什么啊?”


“就是说,你会害怕那些怪谈,会在黑暗中更信任我,这些事,我是知道的…”


“你是故意的?”有点天然的语气。


“嘛,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吧…”


“这样啊…”


“讨厌我了吗?”


“笨蛋猴子,我可没弱到会因为别人做这样的事啊”


“啊?”


“因为是猿比古你啊”


“意义不明”


“反正就是,你是故意的话,也没关系”


“什么啊,misaki不是应该生气地讨厌我吗?”


“为什么你要这样说啊,更顺着你的意不好吗?”


“别随便揣测别人的意思啊”


“难道你希望我讨厌你吗?”


“不知道…”


“哈哈哈,你是在觉得有罪恶感吗?笨蛋猴子”


“呐,如果misaki觉得讨厌的话,要好好的说出来,我不想、变成‘那个人’…”


“不会讨厌哦!而且你也不会变成你父亲那样的,我敢保证!”


“恩…如果有你在…”


听着伏见声音渐弱,应该是睡了,“放心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八田小声说道,然后也闭上了眼睛,单人床上,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呼吸逐渐平稳……


即使做了‘坏事’,也会‘因为是猿比古’而被原谅,还被安慰说不会变成‘那个人’,啊…其实misaki是天使吗?不!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天使,只有misaki,只要有misaki一个人,就足够了…



第二天一早,在厨房做着早餐的八田,听到伏见懒散的哈欠声,看了过去,衣服没有穿好,头发也乱糟糟的,“哈哈哈你的头发也太乱了,好逊!”


“啧…总之你别管!”


“切!不过我家可没有能给你用的发胶啊”


“恩…”思考了一下,“那我下次带一瓶过来吧”


八田的脸瞬间爆红,“突然间说什么啊笨蛋!”


伏见虽然觉得这样的misaki十分可爱,但是并不明白为什么只是说了这样的话,misaki就会脸红啊…


在这之后伏见只好用水洗了下头发,没有发胶的固定,头发几乎都散下来,有点像是变回还没加入S4时候的模样了,于是整个早上八田都显得十分不自然,而伏见却不明所以……



end.





【K/伏八】关于官方发的两人的人物介绍的一些小想法

并不是同人相关

只是自己对伏八的解读…

占tag抱歉…


(这段可以跳过)先说个题外话(笑),以前官方并没有明确公布过猿美的出生年份吧?总之我个人是这次才知道的,天哪,我知道了之后爆炸了啊!跟我同年啊!!!对不起我在天上飞!我以前一直觉得两人是比我小几岁的,不得不说,我以前还是持以对年龄比我小的一对少年的观看角度,如今我完全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老年人了啊!!!各种意义上(笑)。感觉这是官方给我发的一块惊天巨糖!!!总之现在还沉浸在幸福(姓伏)中…




我还是先说一下,伏八一直是我的本命cp,没有与之并存或者更能超过的了,两个人之中,我更加喜欢的是伏见,伏见也是我觉得‘此生不换’的本命,没有之一,我确实是在作为一个攻控来看待这对cp吧,很多时候我都是站在伏见的视角上,但不能说我对八田是持有其他眼光的,我也很喜欢八田的,只是对伏见的喜爱程度更甚而已。硬是要举例的话,在K里面,我的关注程度,伏见是第一位,八田是第二位,尊和礼司是在第三位的,其他人都后延这样…

以下基本是想到哪写到哪的情况……

这次官方对伏见的解说里,有写到八田一直是伏见‘独一无二’的存在,事实上在这之前的杂志采访里也有提到过这一点。

在我的想法里,我觉得对于伏见来说,八田一直是自己的多种情感集于一体的存在,包括亲情爱情和友情,也许还有一点别的,但是伏见人生的三个最重要的情感,是都集中在八田身上的,伏见大概是从小就没有什么情感的人,所以才对很多事物都持有讨厌的态度,扭曲的家庭关系,也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是朋友的人,更别说是喜欢的人…直到八田的出现,才让伏见的情感上有了明显的波动,八田是突然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会和伏见一起,对伏见好,会照顾伏见,会崇拜伏见,也会小打小闹,两个人甚至有相依为命的感觉…不如说很多事情都是八田让伏见见识到的,在认识八田之前,伏见根本就没有亲情和友情的意识吧,即使抛开其他情感不说,八田也是伏见‘家人’的存在,除了八田,没有任何其他人在伏见的生命中是重要的存在,所以才说是独一无二…

我后面再说我的想法里,对于八田来说伏见是怎样的存在,这里先说一下关于伏见的‘背叛’,官方说,尊、草薙、十束、安娜并不在意,也就是说八田以及下面的人会觉得伏见是‘背叛者’,我个人的解读是,一开始只单纯的是八田一个人特别在意,而因为八田一直领导着下面的人,所以连带着下面的人也一并觉得伏见是背叛者了,说不定是这样。因为事实上,伏见在赤组的时候,跟下面的人互动也几乎没有,其他人也没有过多的对于伏见的看法,可能对他们来说,伏见也只是个组织里比自己强的存在,有或者没有伏见对他们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伏见也是觉得这些下面的人都是‘杂鱼’…所以归根究底,只是因为八田太在意伏见,大家站在八田的视角上,所以才会有这种给人强烈的‘背叛者’的感觉…

还有就是年长者不在意伏见的‘背叛’,这一点,在这之前也是真真确确的给人这样的感觉,举个例子,二期的时候,伏见离开青组的时候,大家都不知情,淡岛在给草薙打电话说这件事的时候,两个人都是明显抱有担心伏见的情绪的,而在绿组晚会上两个人遇到伏见,发现伏见大概是加入绿组了,两个人当时是惊讶的,草薙也有点生气,说了‘让我们在医院里听你的解释吧,伏见’这样的话,在我看来完全是在看待不懂事的弟弟一样的态度,觉得无论发生什么,到底还是个孩子啊,年长组很多时候都是觉得伏见还是个小辈吧…而这段,与伏见离开赤组的时候完全是不一样的,伏见离开赤组加入青组这件事,草薙、安娜他们完全没有觉得意外,尊也是,大家都没有生气,说明大家觉得伏见并没有在做一件‘坏事’,这里也凸显了与八田的超级在意所不同的地方…

对于伏见当时离开赤组的原因,我也有这样的理解:虽然八田是最重要的原因,但是也有一些很多其他因素,可能并不是必然的,但是也都掺杂在其中…抛开什么绿组病毒,宗像邀请这些不说,尊的态度也有一定原因,我个人对于周防尊的解读不是很多,所以不知道说的对不对,当时尊和礼司都在,尊让伏见选择的时候,也许尊的想法只是想要成员对于自己的‘绝对衷心’?或者说并不在意?也就是说,伏见既然已经犹豫了,就不在自己这一边了,随他去吧…尊哥也许是这样的想法?完全不知道自己想的方向对不对,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当时伏见对于宗像的‘邀请’,在尊面前,也想要解释,一方面是出于对尊的恐惧,还有也是因为真正让伏见选择的时候,伏见内心也还并没有完全想要离开赤组的意思…这段完全是比较自我的,关于伏见的‘背叛’,做了以上的推测…


还是说一下八田啊,我都快忍不住了,一直在写伏见的事情哈哈哈,关于两个人的情况后面再写,这一段是对于八田的解读。事实上官方对于八田对伏见的情感并没有写的很详细过?大概?感觉上一直是写伏见的视角,连杂志采访也只是写伏见对于八田的执着,只有很少时候才在侧面表达一下八田对于伏见的情感,所以下面是我的想法,尽量把我心目中八田的意识表明出来吧…

在我心里八田完全不是因为是两人中比较弱的一方,才成为‘受’的,反之我觉得八田很强,也超级帅气,我很喜欢官方很多地方对于八田的描写,当然官方其实也是在往乙女的方向做吧,不过我的解读是,八田个人是个很男子汉的人,我最初看K第一季的时候,完全没觉得八田是受,真的很帅气啊,八田自己也是很想把自己帅气的一面展示给人的,甚至还有着比较S的一面…

然而这样的八田,会对女生脸红,最不可思议的是,在伏见面前(或者被提到与伏见的关系)也会脸红,这还能说明什么,也就是说,在伏见面前,八田才会展现自己觉得不想被别人发现的一面,称之为‘可爱’也可以。我在想,是不是八田的潜意识里,觉得伏见一直是自己仰慕的一方,觉得对方有比自己帅气的一面,也正因为两个人知根知底,所以在对方面前逞强耍酷会被无情拆穿,所以并没有必要,而且也有想要两个人一起耍帅的意识…反而是伏见在赤组之后,觉得想让八田看到更加帅气的自己,想让八田更加的承认甚至仰慕自己…

官方称,在赤组期间或者说在二期之前八田都觉得伏见是作为‘同伴’的存在,有着‘所属组织的滤镜’,之前在赤组漫画里也有提到,八田说伏见是自己的同伴之一,伏见就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啊,自己不是唯一的话,宁愿不要什么的…但是其实来说,虽然八田说伏见是‘同伴之一’,但是对于伏见的关注度肯定是要高于其他人的,其实我倒是觉得,不如说两个人都低估了伏见在八田心中的地位,怎么说呢,就是说,八田虽然不像伏见那么执着的只看着一个人,但是伏见是八田‘最重要的人’,我觉得应该要这样解读吧…八田相对于伏见来说,视野要更宽阔一些,有其他的情感寄托,这些感情寄托也许会让两个人模糊了彼此在对方心中的关系,但是是最重要的人,这是从始至终都没有改变过的,只是八田在经过了一系列事件之后,才逐渐发觉,伏见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之高,官方称之为‘特别的存在’,常看动画的人大概都明白日本那边觉得‘特别的存在’是什么意思吧(笑)…

官方在说八田对于伏见的情况,有提到,‘八田那么信任伏见’,其实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只有我自己这样想,因为我觉得‘信任’这个情感是本能的,你越信任对方就越说明他在你心目中的重要程度,我觉得八田对伏见的信任度已经超过了对于亲情的信任度,要怎么解释呢,比如说,生活中我们最信任的人是自己,其次就是父母亲人(伏见那样的家庭除外),因为觉得父母是最亲近的人,不会欺骗甚至对自己不好,也不会背叛自己…事实上我觉得八田对伏见的信任度已经超过了自己对家庭的信任度的,毕竟两个人在同居的时候已经是形影不离的情况了,所以才会对于伏见的‘背叛’那么的不能理解…

官方说八田很想知道伏见的真实想法,但是每次被伏见挑衅之后就忘了,而吵起架来,以至于我们所见到的两个人相遇的时候总是以吵架的方式,(都是笨蛋猿的错!)我个人在这次官方表明之前就觉得是这样了,八田一直想要明白伏见的意思,只是伏见单方面没办法表达清楚而已…官方也曾说过,将来八田知道了伏见真正的想法之后会特别自责…也就是说,八田大概以后会加倍的关注伏见,并且对伏见好的,我觉得是这样的意思,当然伏见肯定也不是说想让八田自责,不过对于八田的示好肯定会没办法应对就是了,只能接受…

还有就是官方说伏见‘背叛’之后,八田觉得,如果伏见肯回来的话,自己会一起去向尊哥认错的,八田没明白尊的想法,事实上尊并没有那么在意的,如果伏见真的要回来的话,我觉得尊也不会太为难他,不过事实是伏见并不会回来罢了…这段在lsw也有提到过,八田说伏见那样的性格,是不可能自己去认错的,所以八田自己也会跟着一起去认错,被十束说,如果尊真的生气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之后,八田也依然说自己已经做好觉悟了…(什么啊,生死相随吗?hhh)这次官方也说,‘对于八田来说,向周防尊直言需要相当的勇气,他就是如此重视伏见的’,就是说,八田会因为伏见的‘错误’而自己也跟着承担,而且需要承担的后果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到底是多重要才会这样想啊,我觉得这段可以跟初中时候的其他人对八田的态度进行对比,那时候八田那些所谓的‘朋友’,会把自己的错,让八田来承担…我个人的话,让别人帮忙承担错误的这种事,是觉得不齿的,而且我个人也是没有好人到会帮别人承担错误的情况,除非那个人对我来说极为重要,我觉得在八田的心里,即使伏见做的是不可饶恕的事,自己也会跟着承担的,八田应该是觉得,有自己陪着,伏见也不会那么痛苦…就是怎么说呢,那种感觉的,自己没做作业,但是如果还有其他人也没做的话,会觉得稍微有点轻松了…八田觉得面对巨大的压力,如果可以让伏见稍微轻松一些,自己做什么都可以,愿意跟伏见一起承担这巨大的压力…这段我个人是这样子解读的。

还有,官方说,‘不管伏见做什么最终八田都会包容’,这让我莫名觉得八田很成熟,‘包容’这样的情感,我不知道别人是怎样想的,我觉得是两人之中更加成熟的一方,才会有‘包容’对方的想法,伏见在我看来一直是很任性的一个人,我觉得八田也是这样觉得的,所以即使是面对极为任性的伏见,八田也会‘包容’他,并且是,不管做了什么,都会‘包容’。其实两个人还在一起的时候也是这样,小打小闹什么的,也是八田会先去主动挽回的…我个人是很钦佩这样的人的,我自己这方面的性格更偏向于伏见,所以说,生活中我对八田这样的人也是像伏见一样的,充满执着,无法自拔,会觉得对方是重要的人…(抱歉说多了…)

说八田对于尊超级崇拜,不论尊做什么都觉得很帅,这让我想起中学时期,八田对伏见也是持有仰慕的态度的,觉得伏见超级帅气!感到有点虐,但是想来其实也可以这样解读,对于周防尊,八田是觉得高高在上的存在的,然而对于伏见,八田大概是希望和对方平起平坐,希望两个人都能有吸引对方的帅气的一面吧,也就是说,对周防尊是单方面的崇拜,但是对伏见就是希望双方交互的态度…就大概像是,对偶像和男友的区别(hhh好像有点不对…)或者说是,对尊的态度是向往,想要成为尊那样的人,而对伏见就是想要他一直在自己身边,不是想成为之,而是想陪伴之…

官方说伏见一般喊八田为‘美咲’,但是有他人在场会顺着八田的意思喊他‘八田’,挑衅或者激怒的时候就会直接喊‘美咲’了。但是我好像没怎么见过伏见喊‘八田’啊,是我的问题吗?在赤组的时候也是喊‘美咲’的吧?共同面对敌人的时候也是喊‘美咲’啊,还是说只是指上学的时候喊‘八田’的情况?或者说在赤组的时候,在观众看不到的情况下,有他人在场会喊‘八田’?算了先不管这个,我觉得会叫对方名字,在伏见心里是觉得很不寻常的了,对重要的人喊对方后面的名字这种事,应该算是八田教给他的吧…而且八田很讨厌别人叫后面的名字,因为即使是安娜叫‘美咲’,都会想让她改口的八田,会接受伏见喊自己‘美咲’,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伏见‘亲近’的表现,另一方面,这难道不是说,因为是猿比古,所以由着你,怎么样都好…吗?当然事实上伏见也确实会对八田一个人喊后面的名字,(会叫安娜后面的名字我个人觉得应该只是因为安娜是小孩子)在离开赤组之后这种思想变得更甚…还有就是因为伏见的性格,以及没有朋友,所以除了八田,是没有人喊伏见后面的名字的…(安娜会喊,但是安娜喊谁都是后面的名字)八田也是同样,一般也不会喊别人后面的名字,两个人即使是分别,也没有变得陌生到去喊对方前面名字的表现…(这段居然啰嗦了这么多,果然我也是挺执着于伏见会喊出变调的‘misaki’这一点的)

写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我对官方的意思解读出来就是,两个人都互为对方心中最重要的人,只是因为伏见没有其他普通重要的人,所以显得更加唯一…


我下面还想写一些这次官方更新的猿美其它方面的小性格,但是有可能会有对伏见的痴汉星的一面hhh,所以有些地方请跳过就好…

说到两个人的服装,说伏见没有特殊的偏好,但是对襟毛衣和风衣比较多,这就很帅啊!至少比二期的棉外套帅!虽然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啦,还有就是我超级喜欢伏见的制服,真是帅的没边了!然后八田对服装的偏好也是很符合自己的比较适合运动的休闲装,还说穿漂亮的衣服和正装会害羞,怎么这么可爱啊!

说到两个人中学时期很爱一起玩游戏,这个之前也有提到,说起来官方也可以写一些两个人一起玩游戏的画面啊,黄写lsw那时候并没写到哦…

说两个人的知识能力那里,伏见就是那个聪明天才一般的伏见,这是普遍认知没什么可说的,八田的话,虽然不爱学习,但是‘临阵磨枪’的话可能会取得奇迹的成绩,还说理解能力不错(lsw里也有提到过这一点),那还说什么,伏见这么聪明,简直就是八田的后盾啊,以前上学的时候两个人大概考试之前会‘紧急合宿’啊!这根本就不算是卖腐,其他动画也有这方面的描写啊,所以大胆写出来啊官方!

说伏见拥有赤和青的能力,2期中也使用了绿组能力,成为了‘三色使用者’,这让我想起之前大家对伏见起的外号‘三猿色’、‘七色猴’什么的,我之前是抱有着一笑了之的态度,不是很喜欢这些称号,不过既然官方自己也说了是‘三色使用者’,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毕竟这是任性boy伏见的一面啊。

(这一段完全是一只对伏见的痴汉星,请跳过!)只是仅仅这次官方写的一些伏见的小设定,说伏见是极度挑食,讨厌的食物异常多,还说讨厌大人,但是也讨厌小孩,对动物也说不上喜欢,觉得其他人都是蠢货,讨厌着很多事物以及人的伏见,怎么办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伏见,真的超级喜欢,在面对淡岛的红豆泥的时候却没办法将讨厌说出口,这样的伏见也意外的有点可爱。在兴趣方面也是,会对一个人制作编程和组装模型这种精细的东西感到热衷,虽然以前也有这方面的描写,但是自制黑客什么的,也太帅了吧!说是在动手制作的时候会沉浸其中,完成了就会毫不留念的毁掉,(我联想到我个人的话,我是那种做的时候有点难熬,但是如果成果可观就很开心的情况。)所以想到这样的伏见,不会在意其它的心情,也不会因为成果可观而沾沾自喜,只是享受过程就好的感觉,也觉得他是很帅气的。想做什么都可以简单完成,没什么上进心,这样的伏见也帅气!没有可以作为‘思想信条’的东西,大概是仅仅跟随自己的意识去行动的伏见,也觉得帅气!总之有着各方各面设定的伏见,都让我觉得帅气,在我心中伏见一直是最帅的人没有之一!!!不如说我对伏见的态度,与八田对尊哥的态度差不多,做什么都帅!!!然后官方在各种补充设定的时候,都让我觉得伏见是没有最帅只有更帅的存在!!!(好了这次完全是我个人的痴汉情况完毕)



最后我写一下,对于命运、落脚点,来描写两个人的官方的意思吧,大概就是两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敞开了视野,成长起来,变得成熟,建立了在双方立场之上的羁绊…二期最后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说实话硬要说的话,我是不很喜欢成熟梗的,我恨不得把两个人就放在‘小小世界’中,永远不被打扰,两个人永远单纯幼稚,没有其他的感情,只看着对方…(我写的有些同人也是在官方意思基础之上写出来的,但或许那也不是我真正的想法,我真正的想法就是希望两个人只看着对方,这样有点孤僻的‘只要有你就足够’的想法……)不过说到底还是我不够成熟,是我没有走出‘两个人的小世界’罢了…他们早晚会长大,会接触其他人和事物,会有别的情感…但是只要两个人会一直在一起,即使有外界的干扰,也无所谓了,在这其中,两个人能够因为对方感到幸福就够了…写到这怎么感觉有点悲伤啊hhh,明明是幸福的走到最后!我是衷心的希望这两个人能够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离,就像第一季那句话——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至死不渝)

以上。

只是因为看了官方给了更详细的设定,而写了这些东西,好像写了挺多字,也有很多废话,并且完全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写到点上…而事实上我对伏八两个人的个人观点还有太多太多,这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还有些想要写的之后会写出来。

其实本来也是在犹豫要不要打上tag,因为完全是凭自己意识写出来的东西,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感到厌恶,但是想到积极的方面,如果有人能够因为我写的东西而更加的喜欢猿美,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如果有什么地方想要沟通的情况也会让我觉得很开心的,所以这次还是打上了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