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星

【我 猿美 如画。】【每天都要夸猴真帅啊!】会写一些比较偏私人的东西,完全是一种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情况,大概是记录想法的,想到哪写到哪…

【K/伏八】第三年的见(喋)异(喋)思(不)迁(休)

跟标题没有半毛钱关系,接上一篇,只是刚恋爱的小情侣一本正经互相吃醋的小对话。。。


1,从超市门口出来,走回家的二人。


“misaki,你就不能有点自觉吗,刚才结账的时候那边的女学生一直在看你…”


“哈?怎、怎么可能啊?啊!说到底还是本大爷的魅力啊”


“啧…她要是知道了misaki的童贞程度的话、会怎么样呢?”


“喂!只是看了一下而已吧,以、以后又不会有什么发展…”


“嗯——?misaki?只是这样就在幻想以后的事了吗?”


“没有啊!别误解我的意思啊!”


“哼!啊…以后都不要再来这家超市了吧”


“喂!别这样就放弃这家超市啊,这可是我打完工回家必经之路上的唯一一家大型超市啊!”


“说起来这附近是有一所高中女校吧,干脆把这份工也辞了吧”


“越说越过分了啊猴子!至于吃醋到这种地步吗?”


“哈?谁会吃笨蛋的醋啊?”


“切!明明就是在吃醋吧!那个不爽的语气”


“啧…”


“说起来,初中的时候,明明是你比较受欢迎吧,呐,情人节的时候不也是吗?收到过很多巧克力吧”


“那些都无所谓吧,我又不需要…你才是吧,至少有一年收到过一个吧,还硬是跑来跟我炫耀”


“说起来是有过,那时候你还一脸不高兴,明明自己都收到需要用纸袋来装的地步了…”


“都说了那些怎么样都没关系,我连拆都不会拆开的”


“啊!现在想来,你该不会是,喜欢给我送巧克力的那个女孩子吧?”


“哈?你那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啊,明显不是吧”


“那是什么啊,总不能那时候你就对我有想法吧”


“就是那样,怎么样?我就是用那种眼光看某人的,只是笨蛋不知道罢了”


“什么啊?干嘛突然说、说这个啊?”


“到底是谁非要说起来的啊”


“那、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啊”


“跟笨蛋说了又能怎么样?更何况你喜欢女孩子吧,啧…真是”


“我没准也会考虑的啊,虽然说有点心虚,但是绝对不会讨厌你的!”


“哼!你只是按照现在的想法来说罢了,明明刚刚还因为有女人看你而脸红呢”


“我!我、我只是…总之,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切…我又没用你管吧”


“呐,猴子,你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是homo了吗?”


“哈?那种事跟年龄有什么关系啊,更何况我也没对你以外的人…”


“说什么呢?越说声音越小,听不到了啊”


“谁知道呢,在这之前也没有过任何明显的情感,这之后也不可能有了”


“什么啊,没听明白啊”


“呵…misaki呢?如果周防尊还活着的话,还会像这样,每天跟我待在一起,跟我好好说话吗?”


“怎么突然提起尊哥啊?跟尊哥有什么关系啊!”


“我啊,自从周防尊去世了,虽然一直都没说出来,但是不如说我有点庆幸啊,misaki根本就不能理解吧,是不是已经觉得我卑鄙了啊”


“喂!猴子,你给我正常点!别在那边自说自话了,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尊哥去世了之后我想了很多,总是在想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要去青组,每次遇见你你说过的话都是什么意思,我一直在想,直到有一天我想明白了,你大概对我就是那种喜欢的感情了吧,这么一想就说得通了啊,这么一想就差不多都明白了,所以,我才会去找你!虽然说确实是尊哥去世之后我才想通的,但是我选择跟你和好,与尊哥去世这件事,没有必然关系啊”


“那你对周防尊是什么样的感情?”


“当然是崇拜的感情了!”


“啧…”


“啊!啊啊啊!事到如今你不会说你是在因为尊哥吃醋吧?”


“不想回答你!笨蛋!”


“哈哈哈哈哈好想嘲笑你啊猴子!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啊,别笑了!笨蛋一样!”


“哈哈哈哈哈咳!咳咳!猴子你意外的有点可爱啊!”


“啧,有完没完了你!”


“呐,我对尊哥,怎么想都没可能的吧”


“总是对着那个人嘿嘿傻笑的人到底是谁啊”


“因为在吠舞罗有家的感觉啊,不知不觉就放松了嘛,我也很崇拜尊哥,这些你都知道啊”


“就是因为你那种家族的感觉才觉得你是笨蛋吧”


“所以别想那些了!我现在不是好好地跟你在一起吗?”


“那如果没有我呢,会怎么样?”


“啊?那种事要怎么想啊,毕竟我还是初中生的时候就认识你了啊,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是现在的我吧”一遇saru误终生(划掉)


“说的也是,我也没办法想象没有你的情况会是什么样”这才是一遇美咲误(改)终生!(不是)


“呐,猴子,我稍微有点,就那么一点,想咱们学校了,什么时候有空的话,回去看一下吧”


“恩……”





其实后面那里说误终身的时候只是在想着,没遇到伏见的misaki人生也许不会有太大的改变,估计也会认识周防尊,加入赤组…但是没遇到misaki的伏见的人生肯定会大不同了吧,misaki对于伏见来说是救赎一样的存在,如果不是遇到misaki,伏见也许会越来越像仁希也说不定,大概也不会加入这边的世界,非要说的话,也许有可能会加入绿组也没准,但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虽然官方也没有具体交代之后伏见的生活是怎么样的,但是安娜说过,伏见身上的妖怪不见了,大概,算是幸福了吧……所以如果是在考虑没有对方的情况的时候,misaki其实只是懒得去想或者说觉得真的想象不到,但是伏见的情况却不是完全想不到,只是单纯不想考虑没有misaki的人生会是什么样。。。




2,突然想到学院岛送胖次事件的醋精猴


“说起来,赤组那个时期已经缺人手到让一个童贞去给那只猫送胖次的程度了吗?”


“什么啊,是、是有原因的啊”


“什么原因啊,说出来让我听听啊!”


“因、因为安娜啦,那个时期,安娜出门不安全啊,我就自告奋勇帮忙去送的…”


“其实misaki只是在找借口吧,毕竟是个童贞,程度可想而知”


“喂!都说了不是啊!而且在那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要送什么!”


“在学院岛的时候,你可是知道的啊”


“那是后来啊,安娜告诉我是、是什么了”


“这就是说"明知故犯"吗?”


“猴子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那时候也是吧,在学院岛,超级在意吧你!”


“哈?根本没有!”


“还说没有,那时候可是久违的喊我"八田"了,其实很生气吧!哼!笨蛋猴子!”


“啧…那只猫是你喜欢的类型吧”


“所以都跟你解释清楚了啊,别总是抓着不放啦”


“谁抓着不放了…只是、想起来以前你也是喜欢欧派大的女人吧?温泉篇的时候也谈到了,看到那只猫还有副长都会脸红吧”


“谁、谁、谁喜欢了啊”


“啧…就是讨厌你这样”


“那、那猴子你呢?”


“我?我连看都不会看,看到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说起来也是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比较冷淡的人呢”


“怎么样都无所谓吧,那些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所——以——说!那些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吧!”


“总是对着女人脸红的人是谁啊?”


“总之,就是那样……我也不是很懂,但是如果是对着别人的话,恋爱的感情是没有的…”


“对着周防尊呢?”


“早就说过了我对尊哥只是崇拜的感情!怎么想都没可能的!别总是吃那种没边的醋了!”


“切!”


“要说的话,怎么也是我这边才应该更介意的吧,你的王,不是现在还好好地活着,每天当你的上司吗?”


“哈?跟室长有什么关系?”


“你看!你也会这样问的吧,就是说啊,你虽然嘴上说着不满意,但是他交给你的任务也都好好完成了吧,这就是说,你崇拜的王,你认可的王,是青王吧”


“misaki,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根本就不崇拜室长,跟你的那种崇拜简直就是天差地别,我可是很理性的,仅仅只是承认的地步而已”


“就是说啊,你和我,心中都有其他的承认的人存在,不管是谁,但是如果要是考虑到恋爱方面,都会觉得不可能的吧,但是我啊,在想到你对我的感情的时候,就不会觉得有任何的违和感,甚至还觉得本该就是这样的,这样才能说的通…”


“什么啊,为什么misaki会明白这些啊?”


“到底是拜谁所赐啊?如果不是某人整天都在喋喋不休的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我才不想考虑这么多啊!”


“啧”


“你啊,与其说总是在说着那些我不懂的事,不如说是完全想不到该怎么表达吧,哼!笨蛋!”


“可恶!根本不想被misaki这样说啊!”


“呐!猴子,下面的话我只说一次哦,你给我注意听!”


“…”


“事到如今,我们两个,早已不是在那个只拥有彼此的小世界了,我们见识过的世界也是不能更高了,就算心里再怎么不想承认,但这就是我们的人生啊,无论我们经历过什么,现在不是已经好好地在一起了吗?所以,稍微满足一点吧,我们两个,会好好走到最后的…”


“……”


“干嘛不说话了,我感觉我刚刚可是讲了很厉害的话了啊!”


“啊,明明只是个misaki!别得意了!笨蛋!啊,不甘心!”


“你是小孩子吗?哈哈哈,你才是笨蛋!别突然抱过来啦…”


  ……



嘛,事实上我是觉得两个人可能是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但是又想写一些吃醋的画面,结果愣是写出喋喋不休的感觉,写完了之后就感觉完全是在自我满足似的写了这些有点让人摸不清头脑的对话…



下面,准备好了吗?

真·《第三(5)年的见异思迁》胡说!猴哥怎么会见异思迁!




还有一张附属《对话副长》



最近听什么歌都想着套到伏八身上的我真是没救了hhh……


以上。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