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星

【我 猿美 如画。】【每天都要夸猴真帅啊!】会写一些比较偏私人的东西,完全是一种想到什么写什么的情况,大概是记录想法的,想到哪写到哪…

【K/伏八】告白

标题简单粗暴,就是写有点纯情的猿美互相告白的情况…

是很没自信的猿和猜不透自己心意的美…

有微量K中其他cp存在(比如尊礼草淡),不过真的很微量,不注意就不会发现的那种,虽然是这样,但是为避免感到不适还是写在前面了…


——————————————


1,表白


“misaki,我喜欢你,是包括爱情的那种。”


“诶?!”八田瞬间呆住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伏见。

伏见说完了也是有点惊讶,从没有想过自己会就这样简单说出来。完蛋了,搞砸了。伏见意识到八田的反应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最怕空气突然安静,说的就是这种吗?

八田突然起身,低头,“失、失礼了!”说完这句话就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对我说敬语吗?“喂!misaki?”伏见伸手,却没能留住八田,事实上,追出去也不是不行,但是追上了要怎么说?‘我骗你的’,还是‘忘了我刚才的话’?或者强硬的让他现在就做出答复?不如说,反倒是更害怕得到答复吧…

说起来到底为什么会突然就说出口了啊?是酒吧的气氛?还是酒精的因素?伏见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智大于情绪的人,不会受到其他事物气氛影响,其实并不是吗?啊,果然我不过只是个凡人啊,看到misaki再次向自己投来专注的目光,竟然一时晃了神,呵,气氛正好什么的,那种话居然就情不自禁脱口而出了…

啊,完蛋了啊,就是那种的吗?本来时隔几年和旧友重归于好没多久,却被告白了?会是你最不想发生的结果吗?竟然就说出口了,最不该说的话。告白与告别,果然还是后者更简单一点啊,如果一直是背叛者的话,也许会更加轻松吧…


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八田失神的走在街道上,刚刚猿比古说什么了?包括爱情?爱情是什么意思啊?诶?是说男女的那种吗?但是,我和他都是男的啊,诶?是说是homo吗?猴子是这样想我的吗?不不不,这不是重点,我?我是怎么回答的?没有,我没有回答他,我逃走了啊!自己到底对猿比古是什么样的情感?此时八田美咲觉得自己正面临一个巨大的难题。

不知不觉的走回吠舞罗,酒吧里镰本正躺在沙发上小憩,八田看到他后,直接给他拽起来了,说道,“快起来!有事问你!”

镰本揉揉眼睛,坐起身,“什么重要的事啊,八田桑?外面下雨了吗?你衣服很湿…”

“那个你别管,你觉得,猿、猿比古怎么样?”

看着八田扭捏的样子,还有这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话,让镰本觉得有点奇怪的压力感,“伏见?还算不错吧,算得上是个好人?大概,如果没离开吠舞罗就…”

“不是!不是问你对他的看法,是…我、他和我两个人,怎么样?”

镰本终于明白这奇怪的压力感来源于哪里了,“伏见对你说什么了吧?八田桑?”

“你、你你你怎么知道啊?”

“所以说是被告白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你在说什么啊!!!为、为什么你会知道这种事啊?”

“冷静下来啊八田桑!”看到八田的脸瞬间爆红,手不知道放在哪里的样子,镰本有点无奈,“啊,说起来,那次之后你俩不是和好了吗?那家伙终于开口了吗?有点对他刮目相看了啊。”

“什么啊,你那种早就知道的口气,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所以八田桑哪里不懂就问我吧”

“你可真敢说啊!”八田用力的敲了一下镰本的头。

“好疼啊八田桑!”

“不过,就是那种感、感情的事,你应该也比较了解吧”八田有点不好意思,“我和猴子,是那种关系的吗?”

镰本觉得会这样问问题的八田是真的有点急了,“嘛,只是说,从别人的角度来看,你们确实关系很好啊,真的发展成这种也不会觉得奇怪吧…”

“到底是怎样的啊,根本不明白啊!”

“有什么困惑的事吗?美咲?”听到这句话后,两人纷纷看向楼梯间,是安娜走下来了。

“哦!安娜。”

“安娜,你来帮帮八田桑吧!他被伏见告白了!啊唔!”镰本直接被八田捂上了嘴。

“喂!你在安娜面前说什么啊?”

“我可以帮到你吗?美咲。”与八田不同,安娜倒是很平静。

“诶?不、不是那么重要的事情啦,安娜”

“但是看美咲的样子似乎是最重要的事情呢”安娜拿出红色的玻璃珠,观察着八田。

“但是安娜在年龄上还是个小孩,这种的果然还是…”八田被看透心思,脸红着解释。

“只有八田桑一个人觉得是这样啦,别那么在意了啊!是吧,安娜?”镰本在一旁无奈着,问安娜的意思。

“恩恩,我也很想帮助美咲…”

“但是再怎么说也…”然后八田像是挣扎了一下终于说,“我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复猿比古…”

“诶——?原来还没回复啊!”镰本震惊的喊道。

“就是根本不明白啊,我对猿比古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

“啊,真是没办法啊,八田桑这方面还真是迟钝啊”

“不然我也不会苦恼了吧!!!”

“美咲,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呢?想要接受还是拒绝呢?”

“我就是不知道啊,我们好不容易能够和好,我不想再失去猴子了,但是如果因为不想失去他,就接受,这样的事就太说不过去了…”

“那就简单说一下吧,对猿比古的想法”

“因为和好了,所以我觉得会像以前一样,一直跟他就这样走下去,没想太多,只希望不要再有什么变化了,能够一直在一起…”

“但是现在知道了猿比古的想法,还希望一直在一起吗?”

“诶?”八田想了一下,“那是理所当然的吧!我不可能让猴子一个人…”

“八田桑,这就是…”刚说到这的镰本被安娜打断,“剩下的就要让美咲自己想清楚了哦…”

“但是我就是想不明白所以…”

“因为后面的事我们已经帮不到美咲了哦”

“这样啊…”

“恩恩,好好地面对自己的内心,然后再给猿比古回复吧…”

最终八田决定先回家,看着八田走出酒吧之后,镰本问安娜,“安娜也看不懂吗?八田桑的想法。”

“即使不用媒介,也差不多可以看懂”

“但是为什么…”

“我明白力夫想要帮助美咲的心理,但是即使我们直接告诉了美咲,也会更加让美咲困惑的,这种事情果然还是让美咲自己想明白才行…”


2,雨季

三天后,伏见意识到,misaki在逃避自己,从那天离开之后,电话打不通,发过去的邮件也没有任何回复,说不慌那是骗人的…以前只是恨着自己,但是如果是想要见面和对话的话,那是很简单的,故意挑衅什么的,再简单不过了,伏见甚至觉得如果可以回到三天前,就算是不明白自己的心意也好,misaki只要在那里就好,只要还能见到misaki,只要还不是陌生人,只要没逃避自己,恨意也好,只要还有一丝联系…呵,回不去了啊,毕竟这里根本就没有‘时间回溯’这个能力…

所以说现在是最坏的结果吗?突然地表明心意,没有做过任何准备,是因为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说出来…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如此,下面只能想解决办法了,真是困难,这要比破解那些程序要难上一万倍都不止,其实早就知道的,本来你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解的问题,哼,明明就只是个零分的笨蛋…

看着窗外的雨,从三天前就一直淅淅沥沥的下个没完,原来是到了雨季了啊,真是烦躁,伏见从窗外转回视线,“道明寺,之前交给你的文件处理好了吗?”

被叫到的人明显不太自然,“啊,伏见桑,还有一点,就一点了,嘿嘿嘿”

“啧!其他人呢?”

“我、我们也…”

“一个个的,效率太差了!全部都拿过来!”

“诶?”

“全部由我来做好就是了”

“但是这么多…”

“要你们做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还要一遍遍的检查,还不如干脆我自己做好!你们就好好地去享受下班后的乐趣吧…”

推走部下们,伏见一个人在安静的办公室疯狂工作着…


“话说,伏见桑心情不太好呢”

“喂!伏见桑可是舍弃自己的时间在帮我们完成工作,别说他的坏话啊!”

“这根本就不算是坏话吧,我们也是在关心伏见桑啊”

“对对!而且你们觉不觉得,这两天伏见桑都差不多是这个状态”

“但是自从石板破坏之后,很久没见到这样低气压的伏见桑了啊”

“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是在伤心啊…”

“果然还是…吠舞罗那边的小个子吧?”

“八田、鸦?”

“差不多就是了吧…”

“我们也没什么办法不是吗?总之这段时间大家都别惹伏见桑了…”

“恩,说的也是…”


八田自从上次从吠舞罗回来,就一直窝在家里哪也没去,手表终端也封印起来没管,这对一直以来风雨无阻每天都会去吠舞罗的八田来说,是十分罕见的,因为安娜说,要好好地面对自己的内心,才能想明白…然而其实这样逃避也并没能真正想明白自己对猿比古的感情,倒是回想了很多中学时期的事情,让八田更加怀念起来,说起来那时候整天只有两个人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想,还以为那样的关系永远不会改变,到底是什么时候呢,有些东西在细微的改变着,自己并没有看清这些变化,才会让猿比古离开…

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能够重归于好,那就说明,猿比古早就想明白了,但是他从来没说过,到底是什么不一样了,到底是什么时候,真的好想问问他…是哦,这种一遇到事情就想找他商量的心情从没变过,可是现在这种情况,是唯独不能和他商量的,说起来,之前他离开的时候也是很久不能想明白,和现在差不多,都是不能找他商量,只不过心情不一样,一是恨意,一是爱意?对的,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对猿比古的感情似乎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一直都是最先想到的人,最为重要的人,这些都是没错的,但是这其中,包含爱意吗?


在距离上次第五天的时候,八田终于忍耐不住,打算再回吠舞罗看看,说不定会找到答案。出门的时候外面还下着雨,不过八田没在意,带了顶帽子踩着滑板就去了吠舞罗,酒吧里只有草薙哥和安娜在,“呦!安娜!草薙哥!”八田先打了个招呼,又问,“其他人呢?”

“恩,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了。”草薙回答。

“美咲好几天没来这里了,还在困惑吗?”随后安娜又问道。

“哦…还差那么一点…”八田有点心虚的回复着。

“美咲可以和出云谈一下哦!”

“哎?我吗?”草薙被安娜指派之后,看似有点不情愿,但是又跃跃欲试的样子,“咳咳,yata酱,困惑的地方就说出来吧!”

“哦…哦!就、就是说,诶?草薙哥也知道这件事了?”

“不如说大家都知道了哦!yata酱~”

“哇啊!镰本那个家伙!别让我逮到他!”

“不是力夫,是我跟出云说的,后来大家就都知道了…”

“咳咳!”

“哎?安娜?但是再怎么说这件事还是有点…”如果是安娜的话,八田也不好说她了…

“总之嘛,大家都想关心你啊,yata酱!大家还为此开了会议了哦!”

“那真是麻烦大家了…”八田脸红的要命,“大家都说、说什么了?”

“咳咳!先不说那个,yata还是说一下自己困惑的地方吧!”

八田挠挠头,“就、还是那些没怎么明白…”

“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伏见吗?”

“哎?不是…”

“不喜欢?”见八田摇了摇头,“哦,那就是喜欢喽!”

“哇啊!!!”八田一下子想要后退,却被草薙拽住。

“你不用害羞哦~这些我们都知道的,你和伏见关系那么好,很正常不是吗”

“诶?正常吗?”

“正常哦~”草薙连连点头。

“但是,猿比古说他是包含爱、爱情的喜欢,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八田低下头,捂着脸,声音也渐渐弱下去…

“那还不简单?你会因为伏见吃醋吗?”

“哎?”

“就是比如说,想象一下伏见和另外的女人在一起也没关系吗?”

“想象不到…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吧!”

“就是因为平时伏见从来都没让你吃醋过,所以你觉得不可能,真是被惯坏了呀yata酱!但是呢,现在是让你想象,试想一下,伏见和女人在一起亲热的样子…”

八田闭着眼睛好像很努力的样子,“和蓝衣服那个冰山女吗?”

“咳!换一个!”

“哎?但是蓝衣服那边好像只有那一个女人了啊!”

“总之、换一个!不局限于青组的人,当然,也不局限于、女性…”

八田闭着眼睛,真的思考了起来,半响,他睁开眼,像是灵光一闪,“我明白了!草薙哥!谢谢你!”

说完八田又跟安娜打了声招呼,就拿起滑板出了酒吧的大门…

“出云…”

“呀咧呀咧,这只是提示啦,我可没有…”

“恩,Nice!”安娜竖起大拇指。


从吠舞罗出来后,八田踩着滑板,飞驰在街道上,他很清楚自己的目的地,他也清楚自己要见的人,以及见到了之后要说的话,不再困惑,不会迟疑,想让对方也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情…


在周五的傍晚,Scepter4照常下班的队员们在大门口被一个人叫住,“你们谁知道猿、伏见猿比古在哪吗?”

“哦,你说伏见桑?”

“啊!果然是因为你吧,伏见桑才会心情不好…”橘色卷发的蓝衣服队员指着八田说。

“喂!道明寺,别这样直接说出来!”

“但是秋山…”

“请问你找伏见桑做什么,这里是Scepter4,可不是随便让吠舞罗的人在这找人的…”

“弁财,这样说有点不礼貌,我们还是帮忙…”


“你们有完没完了!快点告诉我猿、伏见猿比古在哪啊!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八田显得有点不耐烦。


“说起来,今天没见到伏见桑呢”

“对哦,你们谁见到伏见桑了?”

“我也没有”

“我也…”

“哦!副长!这个小个子,来找伏见桑!您知道伏见桑去哪了吗?”

被喊到的大胸女人看了过来,“是吠舞罗的八尺鸦啊,伏见,听说早上跟室长请了假,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


“这样啊…”八田下意识的没有看淡岛,心里有点担心伏见,怕自己来的有些迟…


“你有联系过伏见吗?电话或者邮件之类的…”最后还是被淡岛这样说道。


“对!还有终端啊!”八田慌忙抬起左手,随后又像是想到什么,又放下,向着S4众人点了下头,有点扭捏着,“一、一直以来,我家的猿比古,多、多谢照顾了…”然后留下有点不明所以的众人,踩着滑板,打开了手表终端…


刚打开终端,就是一大堆未接来电和未读邮件,都是来自伏见的,八田有点慌张地点开了一条语音留言,

“喂!misaki,你该不会是认真了吧?”

接着点开一条,

“在逃什么呢,我又没逼你回复我吧…”

又点开一条,

“算了你就当做那件事没发生过吧…”

再点开一条,

“啧…如果看到了就稍微说点什么,什么都可以…”

  ……

最后一条,

“misaki,抱歉,之前的事,你可以不用回复我,你只要像以前一样就好,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对你做任何奇怪的事情的…”

伏见的声音有点哑,好像已经在绝望边缘了,让八田更加担心起来,他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响了还不到一声对方就接听了,

“misaki?”

“猿比古…”

“怎么了?”

“我想见你…你现在在哪?”

“我在…中学时一起租的屋子里…”

“哦…哦!那你现在哪也别去,就在那等我,我马上就过去!”

“我知道了…”

挂了终端后八田又调转头奔向那间小房子,那种迫切的想要见到对方的心理,让他恨不得可以飞起来…


事实上伏见这几天无时不刻不在想着这件事,连夜赶完了交给自己的任务,今天跟室长请了假,边想着事情,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这里了,上次来的时候还是在加入绿组的时候,还是没有人再租过这间屋子,伏见躺在以前自己住的阁楼上,任思绪纷乱,他想了很多关于八田的事,从中学到吠舞罗到自己离开吠舞罗,到和好再到五天前的那个酒吧,越执着就越思念,越思念就越执着,这是一直都没改变的事实,如今伏见根本就找不到解决办法,这个问题太难了,自己一个人根本就没有满分的答案,所以最后才会留言了那样的话…

在接听完刚刚的电话后,伏见不知道该往哪方面想,想见面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暴风雨要来临吗?还是雨过天晴风平浪静?啊,往年的雨季都是怎么过去的啊?今年怎么这么难熬啊?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伏见坐起身从阁楼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心念着的人就打开门走进来了,“misaki,衣服湿了…”

“啊,刚还在下雨吧,不过现在雨停了”

“哦,是吗?”

“恩,先不说那个…”

“那你、想说什么?”

此时被问到的八田突然觉得,明明已经到嘴边的话,现在却有点说不出口了,他转过头,“那个,就是,你怎么样?”

“哈?”

“不、不是的…你、我…”

“想说什么就直说啊,都说了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啧…不想说就不说,或者你想打一架也行…”

“我、我才不是来跟你打架的啊!笨蛋!”

“哼!”伏见觉得好像又有点恢复从前的状态了,正当他觉得雨过天晴也还可以接受的时候…

八田突然喊出来,“猿比古!你听我说!我不想,你跟别人在一起…”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就是说,猿比古如果和别人在一起我会吃醋!”

“!突然间说什么?我也没和…”还没说完,misaki就直接扑进怀里,“干、干什么啊?”伏见一时间手足无措…


“果然!最喜欢猿比古了!我和你,是同样的心情!”


  ……

伏见不知道是自己在发抖,还是misaki在轻颤,只觉得misaki的话带着颤音,分明就在耳边,但是为什么这么不真实,啊,原来是这样啊,因为心跳声太吵了,所以觉得没听清,也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心跳声这么吵…


“怎么、不说话了?”八田稍微抬起头,想看看伏见的反应,“喂!猴子,你要哭了吗?你是男子汉吧!”伸出一只手想要帮伏见擦一下有点湿润的眼眶。

轻拍掉八田伸来的手,“谁哭了啊!白痴!笨蛋!”

“抱、抱歉啊,这么迟才给你回复…”八田松开伏见,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谁说用你道歉了啊…就算是我,满分答案的话多久也不会觉得迟吧…”原本以为,最多是雨过天晴,却没想到竟然有彩虹,谢谢你,让我见到雨后最美的风景…


最后还是八田觉得空气有点腻,“啊,说起来,这里的话,果然有点怀念啊”他围着房间转了转,边摸着水泥墙壁,还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在吸什么啊?又不是狗”

“什么啊!你不也是怀念这里才来的吗?”

“啧…我跟你可不一样,这里能有什么好吸的味道啊”

“切!要说怀念的话,就要连味道也一起怀念呗!”

看着还在‘怀念房间’的八田,伏见吞咽了一下,“misaki,”

“恩?”被叫到的八田转过头,“唔!”突然间两唇相碰,被对方侵入口腔,他一时惊讶,随后又紧闭双眼,附和着…


亲吻过后八田觉得有点失力,害羞着低头,“突然间做什么啊?”

品尝了甘甜以后,伏见舔了下唇,

“我说过的吧,我只对有血有肉的东西感兴趣…”

/////////








两个短小番外


1,红豆成灾

“这是这几天交给我的文件,我已经处理好了”

“不愧是你啊,做的挺快的”

“没什么…”

“伏见君,还有什么事吗?”见对方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宗像开口问道。

“我想请假…”

“真是难得啊,伏见君可是鲜少请假啊”

“所以说,请批准。”

“那么,事假还是病假?”

“病假吧”如果宗像再问就说是工作太多很累,并不想被这个人看穿意图。

“哦呀,病假吗?该不会是、淡岛君的红豆泥摄入过量吧?”

“…就算是吧”

如愿请到假的伏见马上离开了室长室,“啧…才没得相思病呢…”


而后宗像礼司放下文件,拿起自己的佩剑仔细擦拭起来,呵,相思之人可以相见,也是种幸福啊…


红豆成灾,相思成病……



虽然说知道此红豆非彼红豆,而且还是‘红豆泥’,不过想到这个梗,就硬是写下来了hhh…



2,‘伏見猿比古X八田美咲’

在两个人互通心意并且成功在一起之后,八田在吠舞罗的二楼发现了这样一盘录影带,上面写着‘八田美咲X伏見猿比古’,他拿去楼下问,“草薙哥,这是什么?”

“诶呀!还是被发现了啊”

“到底是什么啊,还写着我和猴子的名字”

“就是之前,大家为了你们俩而开的‘采访会议’啊!”

“诶?但是为什么没给我看啊?”

“咳咳!你要是实在想看,现在也还来得及、吧?”

“那、好吧”于是八田拿出投影仪来观看录影带。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拿着录像机拍摄自己的草薙,“那么今天我们就来为yata酱的幸福而采访,采访内容暂定为‘八田美咲x伏见猿比古’,这是为了帮助yata酱所做的的哦~所以大家有什么都可以说出来!”

“这种的,果然还是要滚了床单之后才能明白呢!”

“喂!千岁!”

“要不要一开始就这么劲爆啊!”

“难道不是这方面吗?”

“总会往这方面发展的吧”

“实在要说的话,好像也差不多?”

“好的那我们来猜一下八田桑是攻还是受吧?”录像机被千岁拿在手里,开始采访。

“我猜是攻!”

“你赌多少?”

“10、10块?”

“诶…坂东你也太小气了吧”

“那你们呢?选一个啊!”

“我觉得是受…”画面上藤岛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你们跳跃的好像有点快啊,我快跟不上了”

“翔平,别一副不懂的样子,你也来猜一个吧~”

“诶?非要说的话,攻?攻吧?”

“No!No!No!”画面又转到艾利克,他摇着头说,“He is the bottom…”

 ……


八田没有看下去,“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啊?草薙哥”

“诶?重点在这?”

“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我的名字在前面,猴子的名字要在后面啊?”

“诶——?其实yata你是想在下面吗?”

“什么意思啊?那时候也是猴子先表、表白的吧,他的名字在前面也很正常吧?难道不是吗?”

“哦——”出云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于是那盘录影带在那之后名字改为了‘伏見猿比古X八田美咲’……



End.


评论

热度(49)